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济南新能源出租车运价降低后,“份子钱”或也能跟着降

2021

10/14
来源:

大众报业·齐鲁壹点

作者:

戚云雷 于泊升 刘雅菲

手机查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戚云雷 于泊升 刘雅菲

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关注了济南新能源出租车价格高问题,济南市发改委也给出了明确回应,适当降低短距离运价、较大幅度降低长距离里程运价。10月1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悉,新能源出租车运价调低后,“份子钱”也有望下调,让市民打车消费更合理的同时,保证新能源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和积极性。

回空费高推高新能源车长途运价

此次将进行针对性调整

新能源出租车在济南大面积推广后,对于运价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虽然运行成本远低于燃油车,但购车费用高、充电时间长、维护保养成本高等问题,共同推高了新能源出租车的价格。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济南市新能源车辆主要购置于2019年,当时的购车成本较高,但近两年,随着国产新能源汽车技术日益成熟,济南市各出租汽车经营企业开始普遍采购国产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相较于2019年选用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购车成本降低。而这也成为济南新能源出租车价格能够下调的主要条件之一。

根据济南市发改委的通报,本次济南新能源出租车调控价格按照“适当降低短距离运价、较大幅度降低长距离里程运价”的调价思路进行。目前济南的新能源出租车除了起步价和运价稍高之外,较高的回空费也让其价格与普通出租车相比显得更高,里程越长,这种差距越明显。“尤其是35公里以上要加收125%车公里运价,导致路程越远打车费越贵,市民投诉新能源出租车运价贵也主要集中在长距离行程上。”新能源出租车驾驶员陈师傅说。

而这一问题,也是此次新能源出租车运价调整要解决的问题。10月13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此次调控内容可能主要对回空费及车公里运价进行调整,目前准备了四套方案进行讨论研究,几套方案的区别主要是调整幅度和项目不同,有的方案只调整了回空费,有的方案对回空费和车公里运价都进行了调整,并与调整之前的原标准细致比对。同时调整回空费和车公里运价的方案中,差异的地方主要在于回空费各里程段的上浮比例。

济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收费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座谈会之后,方案交由上级部门审批,按照流程,后期计划进行社会意见征集,进行社会意见征集所需要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

研究多方联动

降低司机“份子钱”

济南将要调整新能源出租车运价的消息,引发市民的关注,在济南新能源出租车驾驶员群体中也引发了热烈讨论。

“我们车队主要跑短距离,长距离的单子不多见。”济南市恒通出租车公司司机李师傅称,本次调价大幅降低长距离运价,对他们的影响不大。

看到新能源出租车的基础运价较高,前不久王师傅也从普通出租车换成了新能源出租车。王师傅说,他现在跑一天车的毛收入也就400元多点,去掉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和充电费等成本210元,每天差不多能挣200元左右。虽然比开普通出租车挣得多了点,但也就够维持日常生活开支。

“每天平均营业额四百左右,月底大约一万二营业额,承包费4600,车辆保养费平均两百多,电池、电机、电控维修期费用,一个月纯利润大概是五六千,我自己在家充电,因为便宜。”对于调价问题,泉城出租车的哥刘师傅称,新能源司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大多数驾驶员没有条件自己安装充电桩,在公用充电站比较贵多,并且要耽误两个小时的运营时间去充电。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采访当中,多位新能源出租车驾驶员都提到了希望降低“份子钱”。“调整运价也不能光降我们驾驶员的收入,应该把份子钱也降一降。”驾驶员李师傅告诉记者,以前的普通出租车每月份子钱大都在3700元-4200元,而现在新能源出租车份子钱基本都在5000元左右,一些混动的新能源出租车每月份子钱更是高达5800元,给驾驶员带来很大的运营压力,导致驾驶员群体每天在路上奔波十几个小时反而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他希望政府在调整运价的同时,也把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降一降,或者给新能源出租车驾驶员提供相应补贴。

而这一问题,此次也或将得到解决。针对新能源出租车成本问题,济南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计划研究通过多方联动来降低司机的承包费用,保障一线群体的权益。

降运价提高市民打车意愿

市场期待新的平衡

虽然新能源出租车运价调整会不可避免的会降低驾驶员的收入,但部分驾驶员对降价也持欢迎态度。

“要是新能源出租车的价格降低一点,打车的人多了,这样我们的收入可能还会比调价前多点。”驾驶员马师傅告诉记者,2019年新能源出租车刚推向市场时,很多市民觉得价格贵不愿意坐,他们经常能遇到拦了车不坐或取消订单的,他们也很无奈。而现在的情况好了一些,因为新能源出租车已普及了,短途情况下和普通房出租车价格相差不多,即使贵几块钱乘客也能接受。

出租车司机王师傅还希望政府在调整新能源出租车运价的同时,也能整治一下济南的客运市场,因为现在出租车除了面临网约车的冲击,还被“黑车”“黑三轮”抢走不少客源,在一些高校门口,每逢节假日,“黑车”的拉客声此起彼伏。“蛋糕就这么大,只有足够的客源,才能保障出租车驾驶员群体的收入。”陈师傅称。

山东大学齐鲁交通学院交通工程系副教授、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认为,济南此次调整新能源出租车运价要遵从市场规律,行业协会和政府要仔细测算新能源出租车的成本和收益,通过调查分析看定价多少合适,新能源出租车运价关系到运营企业的收益,太高或太低都不好,需要确定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同时,运价还会影响市场需求,如果运价高了需求就会减少,运价低了需求就增大,而部分新能源出租车驾驶员不反对降价也是这个原因,运价降低后他们可以拉更多的乘客。

新能源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就怀着这样的期待:“降低新能源出租车运价,从短期看对驾驶员的收入确实会有所影响。”王师傅认为,随着新能源出租车的运价平民化,市民对新能源出租车的印象也会慢慢改观,“市民愿意打新能源出租车了,空驶率也就降低了,能平衡运价降低所造成的的收入损失。”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