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音频】丰收朗读者‖《一棵树·一块石·一片云》

2021

07/09
来源: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作者:

刘君 陈辉

手机查看

  我一直坚信

  声音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可以直抵心灵

  ——《为文有时》

  各位好,我是刘君,欢迎收听丰收朗读者,这是由大众日报客户端推出的一档音频节目,在这里,我们一起感受文字的力量。

  卡森·麦卡勒斯,美国孤独小说家,被誉为“福克纳之后美国南方最优秀的小说家”。

  她出生于美国南方小镇佐治亚州的哥伦布,是一个珠宝店主的女儿。15岁时从父亲处得到一台打字机,开始了写作生涯。23岁时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心是孤独的猎手》,迅速登上畅销书榜首。

  她一生坎坷,29岁时瘫痪并患抑郁症。又经历多次感情纠葛,爱而不得,心力交瘁。50岁时去世于纽约。

  她才情宽广,任性而孤傲,将-生痛苦浇铸为天才的文学作品,阐释人类永恒的爱与孤独。《伤心咖啡馆之歌》是她的代表作,这是一部中短篇小说集。

  在《一棵树·一块石·一片云》这篇小说里,一个老酒鬼向一个十来岁的小报童宣讲他的“爱情科学”。这个科学是在他妻子离家出走,他走遍天涯海角找寻她未果后获得的。其核心是爱情要从爱上一件实物开始,比如一棵树,一块石或一片云,而爱一个女人则是这门科学的最后一个步骤。这是一篇结构精巧的小说,故事通过老酒鬼、小报童和酒保之间的对话推进。老酒鬼把小报童当作他的“爱情科学”实验的一个对象,而小报童则对老酒鬼的倾诉似懂非懂,经常答非所问。麦卡勒斯用这篇小说阐明了自己对爱情的另一个观点:“付出爱的人很容易受到伤害,除非他去爱一个人或一件东西时不企求任何回报。”

  今天为您读这篇小说的结尾。

  《一棵树·一块石·一片云》(节选)

  卡森·麦卡勒斯

  “是这样的。听仔细了。我苦思冥想爱情这玩意,终于找到了原因。我明白了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男人第一次坠入爱河时,他们爱上的是什么?”

  男孩柔软的嘴微微张着,他没有回答。

  “女人。”老人说,“不做研究,没有任何依据,他们就开始了这个世界上最最危险和最最可怕的体验。他们爱上了一个女人。是不是这样,小子?”

  “是。”男孩虚弱地说道。

  “他们从错误的一头开始爱情。他们从最高潮的地方开始。你能想象那有多么可悲吗?你知道男人应该怎样去爱吗?”

  老人伸手抓住男孩皮夹克的领口。他轻轻地摇了摇男孩,绿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孩,眼神庄重。

  “你知道应该怎样开始爱情吗?”

  男孩缩着身体坐在那里,听着,一动不动。他慢慢地摇了摇头。老人靠近他,轻声说道:“一棵树。一块石头。一片云。”

  外面街道上还在下雨,是那种没完没了的蒙蒙细雨。工厂里响起了六点班的上工哨。三个纺线工付完账走了。咖啡馆里除了里奥、老人和小报童外,再没有别人了。

  “波特兰的天气就像这样,”他说,“在我开始我的研究时。我沉思默想,开始得很谨慎。我会从大街上找一样东西带回家。我买了一条金鱼,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条金鱼上,我爱上了它。完成一样后我开始另一样。日复一日,我渐渐掌握了这门科学。在从波特兰去圣地亚哥的路上——”

  “哦,快别说了!”里奥突然尖叫起来,“别说了!别说了!”

  老人仍然抓住男孩的衣领;他在颤抖,脸上的表情诚挚、愉快,还有点疯狂。“过去的六年里我一个人四处游荡,逐步建立起我的科学体系。现在我已经是大师了,小子,我可以爱上任何东西。甚至不再需要事先想一下。我看着一条挤满人的街道,一道美妙的光线进入我心里。我观察天空中的飞鸟,或者路上遇见的一个行人。所有的东西,孩子。随便什么人。所有的陌生人都为我所爱!你知道像我这样的科学意味着什么吗?”

  男孩僵直地站着,两只手紧紧抓住柜台边。最终他问道:“你真的找到那位女士了吗?”

  “什么?你说什么,小子?”

  “我是说,”男孩胆怯地问道,“你有没有再爱上一个女人?”

  老人松开男孩的领口。他转过身,他的绿眼睛第一次出现了模糊散落的眼神。他拿起柜台上的马克杯,喝下黄色的啤酒。他慢慢地摇了摇头。他最后回答道:“没有,小子。要知道那是我的科学里最后的一个步骤。我谨慎从事。而且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太妙了!”里奥说,“妙!妙!妙!”

  老人站在开着的门口。“记住了。”他说。在清晨灰色潮湿的光线的衬托下,他看上去干瘪、疲惫和虚弱,但他的笑容却很灿烂。“记住我是爱你的。”说完他最后点了一下头。门轻轻地在他身后关上了。

  男孩很久都没说话。他把额头前面的头发抹下来,脏兮兮的细食指在空杯子的杯口转着圈。最终,他没有看着里奥,开口问道:“他喝醉了?”

  “没有。”里奥简短地回答道。

  男孩清澈的嗓音升高了:“那么他是个瘾君子?”

  “不是。”

  男孩抬头看着里奥,扁平的小脸透着绝望,他的嗓音急迫刺耳。“他疯了吗?你觉得他得了精神病吗?”报童的嗓音突然降低了,充满了疑惑,“里奥?到底是还是不是?”

  但里奥无意回答他。里奥经营咖啡馆已有十四个年头了,他自认是一个判断疯狂的专家。这里除了小镇上的怪物,也有溜进来过夜的流浪汉。没有他不知道的疯狂事。但是他不想满足这个等着他答案的男孩。他板起苍白的面孔,默不作声。

  男孩只好拉下头盔的右耳罩,在他转身离开时只说了一句对他来说很安全的话,唯一一个不会被人嘲笑和看不起的评论:“他肯定去过不少地方。”

  感谢您收听今天的丰收朗读者,我是刘君,您有喜欢的书或文章请告诉我,在这里,我们一起分享文字的力量。

  策划:宋弢

  朗读者:刘君

  制作:陈辉

责任编辑:孙翔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