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小苇编大梦想!一个“90后”姑娘和一群平均年龄60岁的农村妇女的“开挂”人生

2021

07/09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满倩 郭由

手机查看

(记者:郭由 满倩 编辑:赵洪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满倩倩 郭由 淄博报道

  大一上学期一结束,“90后”宋丽莹退学了。

  宋丽莹的老家就在紧靠马踏湖边的淄博桓台起凤镇华沟村。宋丽莹说自己的性格像奶奶,雷厉风行、快人快语,特别有主意。她从幼儿园开始就当班长,骨子里不受约束,总爱跟自己较劲。

  高中时一次机缘巧合接触了影视表演,她一门心思要走艺考这条路,当一名演员,穿越历史、体验人生百态。

  结果此“路”不通。碰壁之后,她只好听从父亲的建议:家里做苇帘生意,日后出口需要翻译,还是学日语专业吧。

  谁知,读了半个学期,2009年年底,这个不安分的姑娘,和家人一句话都没商量就退学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电话里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发火也没有阻拦,只说了一句:“那就先回家吧。”

  从青岛回到老家淄博,父亲给她报了会计班,让她学财务,上了没几节课,她就说“很抽象听不懂”;父亲打算让她去当兵,她回“不想每天训练,不去”;父亲又让她去4S店干销售,她冒出一句,“我这脾气性格能把顾客给气跑”……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父亲被亲闺女气得够呛,甩下一句,“那你回家里生产车间干吧!”

  这个在外人眼里“不切实际、任性至极”的姑娘,竟然乐颠颠地溜进车间,跟着一群平均年龄60岁的老年妇女编织苇帘去了。

  可谁想,从这以后,宋丽莹却与各类草编结下不解之缘,扭转航向的人生竟然“开挂”了。

紧靠马踏湖边的淄博桓台起凤镇华沟村,世代有用芦苇编织成筐、篮、篓等生活用具的传统。

图为宋丽莹店里的草编制品。

  01两年的车间生活

  马踏湖畔,芦苇荡漾。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而在华沟村是靠湖吃湖,这里盛产芦苇、蒲草、莲藕、鱼、虾、蟹。丰富的物产资源是大自然的馈赠,居住在这里的老人,从小就有用芦苇编织成筐、篮、篓等生活用具的传统。有资料记载,这里的草编屏扇,曾是清代贡品。

  正是这万亩湖苇,养育了一方吃苦耐劳、敢闯敢干的华沟村人。

  华沟村是桓台县第一大行政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华沟村一度成立了涉及建筑、工业、纺织、运输等行业在内的大大小小26家企业,成为远近闻名的明星村、富裕村,那时候嫁人都想嫁到华沟村。

  2004年,宋丽莹的父亲成立了苇编作坊,主要做苇帘生意。

  在女儿眼里,父亲宋祥峰是个“技术男”,厂里的苇帘全自动编织机就是他自己研发设计的,如今已经升级到了第四代。

  父女俩的求学之路也十分相似。宋丽莹退学,父亲之所以能够理解,就是因为他年轻时考上了中专也没去上。

  本来让女儿进车间工作是为了杀杀她的锐气,可宋丽莹却干得越来越起劲。

宋丽莹在苇编加工车间待了整整两年,和那些妇女职工学到了很多工作技巧和人生道理。

图为宋丽莹在和村里参加培训的老年妇女聊天。

  02从幕后走到台前

  “我特别喜欢和农村妇女待在一起,她们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她们话糙理不糙,教会我很多工作技巧和人生道理。”宋丽莹一边比划着一边解释,“给芦苇打捆,正常人都是直接用绳子一勒再系个蝴蝶结,但是为了系得更牢固,她们会按住中间双手一勒,再把其中一头压下去,撒开手以后即使你不系蝴蝶结也开不了。”

  聊到兴起时,宋丽莹还会搬个小马扎、端个饭缸子坐在那听。遇到不会的,厂里的妇女就手把手地教。

  不知不觉,整整两年。这让父亲很意外,连宋丽莹自己也很意外。父女俩的关系悄悄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当我看见父亲弓着背在车间里忙来忙去修理机器时,我突然觉得父亲的背影特别伟岸。”宋丽莹心想,“父亲一个人操持着一个工厂,指挥着那么多人,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一样那么厉害?”

  恰巧,父亲办公室缺人手,宋丽莹被调到了办公室,开始接触管理工作。

随着时间流逝,村里会苇编的人越来越少,宋丽莹就组织了培训,想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03瞒着父亲注册公司

  子承父业,往往摆脱束缚、“蜕壳而出”的过程非常痛苦。

  有一次父女俩吵架,宋丽莹一句话就把父亲堵住了,“社会为什么一直在进步,就是因为一代比一代强,你不用不承认。”

  和所有父亲一样,宋祥峰一直希望自己能为子女铺平道路,让女儿少走些弯路。可是,宋丽莹并不“买账”。

  她有更大的野心、更高的追求。

  2016年8月,宋丽莹终于等来了机会,她第一次出远门,跟着父亲去广州参加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文简称“广交会”)。

  “就像井底之蛙终于蹦出来的感觉。”展馆里,琳琅满目的草编制品让人目不暇接,宋丽莹头一次感受到,原来自家生产的苇帘那么高大上,在国际上那么受欢迎。

  随之又冒出来的念头是,“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对接国际客户?”

  父亲反驳她,“一是汇率风险,二是行业风险,三是不擅长。”

  老一辈打下“江山”不容易,更想企业稳定发展。宋丽莹虽然理解父亲,但更想试图说服父亲。

  争执了一年,没有效果。直到2017年10月,宋丽莹瞒着父亲,偷偷在淄博高新区注册了一个国际贸易公司。

  她堆着笑脸暗搓搓地跟父亲说,“这样吧,我去接单,你给我供货。”

  宋祥峰差点蹦起来,“反了天了你!”

63岁的安兴莲说,平时在家看孩子,一天最多能编5个筐,能挣个百十块钱。

  04逮到机会替父“出征”

  之所以敢开这个公司,是因为这一年年初3月份,宋丽莹做了一件大胆的事。

  2017年3月,中国华东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文简称“华交会”)在上海举办。这个会展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客商最多、成交额最高、辐射面最广的区域性国际经贸盛会。父亲宋祥峰打算只身前往。

  就在准备出发前,父亲突然临时有重要事情去不了,但是所有的行程计划都已经安排妥了。父亲便给办公室人员开会,宋丽莹就在心底默念:“让我去让我去让我去……”

  刚好负责生产的一位老员工理解宋丽莹的心思,他便提议,“老宋去不了可以让小宋去啊。”

  父亲没说话。宋丽莹赶紧接话,“我要去。”父亲还是没说话。

  “我爸如果不反驳就等于是默认。”宋丽莹立即梳理自己的计划表, 第二天带着翻译奔上海去了。宋丽莹是带着目的去的,她想跨过贸易公司,直接自营出口。

  “我就站在距离贸易公司摊位30米外,抱着图册蹲点,只要有顾客拿起苇帘看,我就紧跟上去推介自家的产品。”宋丽莹也意识到这种方式扰乱了市场秩序,但这也是她当下能想到的最有效的手段。

  宋丽莹“守株待兔”,等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国际客户。

50岁的刘元芬从13岁时开始学,现在从事教学培训。

  05一举拿下国际订单

  华交会上,宋丽莹“盯”上了一个来自日本福冈的客户。

  成败就在此一举。看见日本客户从贸易公司展位上走了出来,当时25岁的宋丽莹鼓足勇气走到对方跟前,用日语自报家门。简单沟通后,日本客户留下一句,展会结束之后,会去宋丽莹家的工厂拜访。

  按照中国人的理解,这只是一种客气的结束语。让宋丽莹没想到的是,展会结束第二天,她就收到了对方给她发来的信息,几点几分乘坐哪个航班抵达济南。

  宋丽莹兴奋地跑到父亲办公室,“你看你看!我做这个事情是可以的!”父亲脸上绷着,心里却为她高兴。

  按照行业习惯,每年阳历年之前就要做完第二年的订单计划,等到了3月份,想要插队生产根本插不上。日本客户来华沟村考察之后说,“那就来年合作”。父亲宋祥峰没当真,同样认为这只是一句客气话。

  宋丽莹跟父亲打包票,“福冈这个客户我一定拿下来!”

  日本客户果然没让宋丽莹失望。2018年,福冈客户下了第一次订单。第一年合作,对客户来说,宋丽莹家工厂的出货数量和质量一切都是未知数,出于风险考虑,他们只订了10个苇编制成的柜子。后来合作多了,顾虑完全打消,日本福冈的订单量越来越多,并且合作至今。

  熟络之后,日本福冈的这个客户跟宋祥峰说,“我没想到小宋那么执着,她那么年轻那么有感染力,让我愿意抛开商务对接的规则,通过一种不太合时宜的渠道,与你们一直保持愉快的合作。”

  父亲抿着嘴笑了。

59岁的刘桂英,负责在车间加工苇帘,每天能赚一百三十元左右。

  06下决心要把中国最好的植物产品推广给自己人用!

  开了贸易公司,拿下多笔国际订单,宋丽莹家的苇帘生意年产值超过千万,产品出口到日本、德国和希腊。

  父亲逐渐退到后方主抓生产技术,其他一切事务由宋丽莹打理。可这姑娘依然不安分,她始终觉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2019年,宋丽莹打听到德国有一个园艺展。跟家人吃饭时,她在饭桌上说,“我要去德国。”父母都以为她在说梦话,当即泼冷水,“你还是老实点吧。”

  没人能拦得住这个敢想敢做、敢闯敢拼的姑娘。

  宋丽莹一个人从淄博坐动车去青岛,从青岛机场做飞机去北京,从北京又去慕尼黑,然后从慕尼黑转机到科隆,花了18多个小时,紧赶慢赶总算在开展前抵达了。

  在欧美人的生活中,花园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苇帘在欧美属于园林用品。让宋丽莹震惊的是,展区里连树皮、树根这些在国内平时瞧不上眼的植物,都变成了精美的工艺品,简直是物尽其用。

  逛着逛着,宋丽莹又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都在出口,而我们国人自己不用呢?”

  展台前,一个会说中文的丹麦女人告诉她,“我们崇尚大自然,但是中国人不稀罕,中国人听到塑料最精神。”

  宋丽莹又恼又羞。她当即下定决心:我要把中国最好的植物产品推广给自己人用!

如今产品的种类覆盖了芦苇、蒲草、柳、竹、藤、麻、木七大种类。

  07带领村里妇女致富

  回国后,宋丽莹将目标转向了农户和集市,开始搜罗老手艺人,收集各种草编织品。

  第一步先了解市场需求。宋丽莹在桓台县文体中心摆了20天的地摊,为的就是聊天,看看消费者到底有没有购买欲望。

  紧接着,她就注册了商标,父亲取名“大苇地”。大苇是芦苇中最好的一个品种,融合了农民的希望与寄托。

  一次,宋丽莹赶大集时发现一个摊位摆着做工精良的蒲草编筐。上前一打听才知道,这些都是一位99岁的老大爷亲手编的。可是老大爷当时不在,她又着急走,只好嘱咐旁边卖马扎的年轻人,“等老大爷回来了,让他等我,我有事找他。”

  两个小时后,宋丽莹折回来,她远远地看见老大爷坐在马扎上、手里摇着蒲扇在等她。

  见了面,宋丽莹大声告诉老大爷,“我不光要买你做的东西,还要聘请您当我们公司的技术师傅。”

  经过一年多的品牌运营,宋丽莹的产品种类也覆盖了芦苇、蒲草、柳、竹、藤、麻、木七大种类,除了日常可见的生活用具,宋丽莹还开发了桌椅、茶席、灯罩等工艺产品,“大苇地”在当地的知名度越来越高。2021年4月,店铺升级为体验店,仅五六两个月份营收就赶上了去年一年。

  7月7日下午,一场大雨过后,宋丽莹来到起凤镇上一间培训点,15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在等着她上课。

  78岁的巩月钱老人是其中年纪最大的,小时候编过苇编,现在重新上手依然娴熟。55岁的巩春花,被老姊妹们称作“聪明的一休”,因为她学东西最快、领悟力最强。63岁的安兴莲说,平时在家看孩子,一天最多能编5个筐,能挣个百十块钱。50岁的刘元芬从13岁时开始学,现在从事教学培训。

  不远处的苇编加工车间,30多个妇女在机器前忙碌着,她们按件计费,每天差不多能挣130元左右。

  慢慢地,村里越来越多的老手艺人和农村妇女被吸引而来,在宋丽莹的带领下,辐射带动更多村民共同致富,而她也被评选为淄博市“最美乡村女致富带头人”。

  起凤镇华沟村党委委员宋述泉悄悄告诉记者,“以前村里有啥事都直接找老宋,现在不找他了,改找小宋了。”

2021年4月,宋丽莹的店铺进一步装修升级,仅五六两个月份营收就赶上了去年一年。

  08一切才刚刚开始!

  小芦苇创造大财富。

  如今的华沟村,可以说处处都有挣钱的金饭碗。马踏湖实施改造后,位于湖区的苇田和土地都被政府承包,村民可以说是旱涝保收。不用种地的老百姓有的到村里企业去上班,按月拿工资。有的自己做点小买卖,卖点农副产品。华沟村还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使之成为村里重要的收入来源。

  闲不住的宋丽莹依奔每天奔波忙碌着。

  她告诉记者停不下来的原因是,“日本京都有一家占地不到100平米的苇帘生产企业,他们已经从事这个行业326年,祖祖代代一直延续传承,一张苇帘可以卖到人民币将近3000元钱。”

  宋丽莹明白,想要自家的产品也卖到这个价钱目前来看很难很难。她着急的是,现在很多编织手艺都在流失,她要跟时间赛跑,找到更多老手艺人,做好草编技艺传承。

  幸好,在这个追求创新的时代,也有许多像宋丽莹一样的年轻人想要回到家乡,通过发展当地特色产业,为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而赋能。

  “我特别幸运,因为我最感兴趣的正好是我的工作,这让我干劲十足。”典型的“90后”宋丽莹,将朋友圈的个性签名设为“爱我所爱,做我想做”。

  眼看着女儿从任性到独当一面,父亲宋祥峰终于肯“割断”手中的线,让风筝去飞吧。

  而宋丽莹却说,“嘿,一切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陈凤祁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