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大报大新闻丨200多万人为何都进这个“群”?万字调研报告详解

2021

04/08
来源: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作者:

手机查看

  这个市70多万户200多万人都进了一个“群”,什么“群”有这样的顶级流量?

  4月6日、8日,大众日报头版重点推出一组调研报道——东营市社会治理网格化创新实践调查。《千线归一“网” 小“格”大治理》《一网兜起大小事 矛盾化解在家门》,两篇报道近万字,详解东营“网格群”。

  网格化,这一发端于2005年的基层治理模式,各地早已常见。然而,这一模式在运行中遇到不少问题。

  东营调研发现,全市一度有26个单位在基层铺设了16类网格。同一区域,多网交叉重叠,有的以河为界,有的以路为界,有的以村居为界。一个村居,十几个兼职网格员,但待遇低、不专职、不专业,有名无实。结果是,一堆网格员,理不清一个小网格。

  网格繁杂、资源分散、各自为战……问题如何破解?

  “千条线”纳入“一张网”,东营把分散的16类网格归为一张,把5万多名网格员并为一支。按城乡社区300户1000人的规模,重新划分网格6098个,组建6100多人的专职网格员队伍。专职网格员拉起大大小小的网格微信群,让每一户人家进了群,把每个人纳入网格……

  第一篇报道《千线归一“网” 小“格”大治理》,详解东营网格化治理的机制体制创新。

  第二篇报道《一网兜起大小事 矛盾化解在家门》,聚焦网格化治理如何把矛盾纠纷化解在百姓家门口。

  详细报道内容,请看全文:

  东营在全省率先实现基层网格多网合一、市域统筹,229项社会治理工作聚力一张网

  千线归一“网” 小“格”大治理

  ——东营社会治理网格化创新实践调查(上)

  □大众日报调研组 娄和军 杨学莹 贾瑞君 毛鑫鑫

  网格治理,似不陌生。该模式16年前创立,多地已普及。

  网格治理,似又不熟。记者询问各地亲朋,熟络身边网格员的并不多。

  网格治理,东营有何不同?

  初到东营,记者就餐后经过饭店前台,询问经理:咱们小区的网格员是谁啊?

  经理先是一愣,接着拿过一个提示牌,上写小区网格员姓名赵淑娟和其手机号。

  这位网格员咋样?“人不错啊,大家挺熟。她昨天还来转悠,看看消防和防疫。瞧,我们有个网格微信群……”

  记者在东营又多次随机询问路人、商户,不少人展示网格微信群,网格员颇受欢迎。

  小小网格员,为何这样“红”?

  在东营市网格化治理服务中心的一楼巨大电子地图前,全市6100余名网格员,同在这张网上。市网格中心副主任张军底气挺足:“记者朋友,你们可以随机抽查任何一个网格员。每个村居、每寸土地情况,都可掌握。”记者随机一点,手机拨通,询问情况,网格员提楼知户、提户知人、提人知情。

  小小网格员,为何如此“能”?

  下好一盘棋 终结碎片化

  “千条线”纳入“一张网”

  2018年前,东营“网格员”远非如此境遇。

  之前村里到底有多少个网格员?在利津县明集乡王王庄村,当了13年村支书的王春,掰算了半天,也没数清。

  “那时候,质监、环保、安监、林业等部门,各有各的网格。村两委成员兼着网格员,一个人兼好几个。”王春坦言,村里的事还忙不完,网格员的活很难顾得上,村民更不知道谁是网格员了。

  设网格的单位,对网格员也不熟。东营市垦利区市场监管局食品综合监管室主任孙学景说,该局曾在全区配了450名食品安全协管网格员,每人每年给120元补助。“钱太少,有的都不来领。450人,一年报上来五六百条信息,平均每人一条多。”

  2018年改革前,东营市委政法委调研发现,全市26个单位在基层铺设了16类网格,全市兼职网格员达5万多个。东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占文说,同一区域,多网交叉重叠,有的以河为界,有的以路为界,有的以村居为界。“一个村居,十几个兼职网格员,但待遇低、不专职、不专业,有名无实。结果是,一堆网格员,理不清一个小网格。”

  基层社会治理,最忌力量分散、各自为战。提升社会治理水平,必须坚持系统思维。

  问题如何破解?唯有改革。

  东营市委书记李宽端说,我们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系统观念,运用系统方法,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构建具有东营特色的市域社会治理体系。全市一盘棋,形成党委领导、政法委牵头、部门参与领导机制,“千条线”纳入“一张网”,把分散的16类网格归为一张,把5万多名网格员并为一支。按城乡社区300户1000人的规模,重新划分网格6098个,含4010个以社区和村庄为主的基础网格,2088个以机关、企事业单位、商圈市场以及林田湖草等为主的专属网格,把每个人、每一寸土地纳入网格。原本涉及基层社会治理的726项工作整合精简为7大类229项,连同26个部门职能,归入一网;原本分散于各部门、用于网格管理的7000多万资金,并为一体。各种力量进网络,各类服务下网格,一“网”兜起大小事。

  要素优化布局,还远不止于此。虽然编制紧张“金贵”,东营仍统筹挤出752个事业编制,给市县乡三级新设立的48个实体化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而这三级中心一并加挂综治中心、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牌子,实行一体化运作,让治理要素向最需要的地方聚集。

  数据也整合汇集到一张网。东营构建具备指挥调度、事件处置、数据分析等功能的大信息平台,整合十几个部门的基础数据1000余万条,汇聚数据1.2亿条。他们还开发出“东营网格通”网格员手机APP、市民版微信小程序,指尖点一点,上下即联动,全网可联通。

  告别“游击队” 组建“正规军”

  专职的队伍干专业的事

  还是利津王王庄村,拥有大专学历的王南南,已取代过去的十多个兼职网格员,成了村里唯一的专职网格员。

  同是“网格员”,如今大不同。32岁的王南南要巡查7大类事务,除了能跑能颠,还必须全身心扑在网格上,做到专职专业。

  3月31日早8点,王南南准时走出家门巡查。路边一个垃圾桶,垃圾满冒了尖,她掏出手机拍照,用“东营网格通”上传到平台,“一会儿就有人来清运。”村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转完一遍得将近3个小时,每天3万步是常事。“每天两巡查、四打卡。自从干了这网格员,朋友圈的微信好友步数排行,我一直是第一。”王南南有点得意。而她的行动轨迹,在网格中心后台上同样看得一清二楚,如果行动轨迹少就会扣分,职能部门还会根据提交线索情况打分考核。

  虽然风里来雨里去,但相较其他农村体力活,家在这个村的王南南,对这个身穿统一制服、薪酬每年2万多元的工作,已是很满意。

  “全市专职网格员的平均月收入是2500元左右,部分城区网格员年薪能达到5万元左右,收入与考核挂钩,发现上报重大线索的还有单项奖励。”刘占文说。

  东营采取“县区招、镇街管、网格用”的方式,配备了一支6100余人的专职网格员队伍。面向社会招考的要求是“40岁以下,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待遇有保证、考核有激励,网格员队伍的责任心大大提升。

  提高社会治理专业化水平,必须加强专业化人才队伍建设。队伍不仅“责任心强”,还要“本领高强”。

  3月29日上午,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城街道安泰社区专属网格员白红艳在巡查时发现,有家商铺在室外使用灌装液化气不规范,消防栓被杂物遮挡,她立即与店主沟通进行整改。不仅是商铺消防安全,白红艳日常还要注意网格食品药品安全、环境安全等情况。

  一个网格员如何能掌握多个专业领域的内容?白红艳说,这靠的是各职能部门提供的培训。东营创新组建了河口网格学校、广饶网格学院,并与山东政法学院合作成立全省首家网格员实景实训基地,以实战为导向,常态化开展培训教育,明确每年市级至少轮训1次、县级2次、乡级4次,目前已累计轮训专职网格员7万余人次。

  东营市司法局局长郑少锋介绍,除了6100多名网格员队伍,全市还招考专职人民调解员885名,每个城市社区、农村片区分别配备2-3名调解员。网格员和调解员有机配合,动员群众和社会力量参与网格化服务,形成专职主导、专群结合的基层社会治理队伍。

  队伍奔前线,关爱到一线。东营拿出“五优先”举措,在入党、考选、评先树优等方面优先考虑,拓宽网格员发展晋升通道,让其扎得下根、干得舒心。2020年,在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城街道,就从网格员中发展党员、吸收入党积极分子16人,还有1人被任命为社区党委副书记。如今网格员和调解员俨然成了“香饽饽”。“今年年初,我们招聘20多个网格员,报名的就有200多人,而且有很多‘90后’。”东城街道社会治理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负责人潘玉华说。

  靶向精准 赋能基层

  打造好用管用“聚能环”

  疫情来袭,仅用24小时就完成全市70万户218万人的信息摸排,找到3479名湖北入市人员;仅凭着一纸登机信息,5小时内,将一架经停武汉抵达东营的飞机上90名乘客全部摸清身份、去处,并全部提醒告知……

  迄今为止,东营依然是山东省唯一没有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的城市。这离不开6100多名网格员的付出,这更是对网格化治理能效的检验。

  为什么网格员如此“能打”?东营区黄河路街道网格员薛防说了一个细节:为了掌握出租户,她请物业公司遇到住户新充水电卡、房东领房客去变更水电卡时告诉她,她立即上门见面、更新“东营网格通”信息。她的网格内只有250户,一天转2遍,还有25个网格协管员作帮手。这样,她才能“提楼知户、提户知人、提人知情”。在东营市网格指挥中心大屏幕上,记者看到,每个常住人口都有18个数据项的“画像”,每栋房子都区分“自住、出租、群租、闲置”等状态,用不同颜色标注,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不仅是“打捞”信息精准,网格本身还能解决问题。东营紧紧依托网格,完善重心下移、力量下沉、保障下倾的工作机制,让基层网格治理有人、有权、有物,成为一个切实好用、管用的“聚能环”。

  2020年8月,利津县陈庄镇村民陈志军拄着双拐敲开了离家不远的社区网格工作站的门。因交通事故被撞断腿,陈志军和肇事者沟通了多次,但赔偿协议一直没定。他想问问,能不能在这里,就把问题解决了。网格员把情况上报,向相关部门“吹哨”。第二天下午2:30,由法官、交警、律师、司法等工作人员以及人民调解员、网格员共同参与的“网上纠纷协调会”举行。通过视频联线,仅用2个小时,完成调解并进行了司法确认,肇事方最终赔偿30万元。

  基层一“吹哨”,部门就“报到”,是如何做到的?利津县陈庄镇网格中心主任刘书亭说,这得益于东营的逆向考核制度,由社区对乡镇(街道)相关部门单位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工作进行考评打分,以此类推,乡镇(街道)考核县区部门单位,县区考核市直部门单位。

  “这样一来,建立起闭环流转、联动处置的机制,确保对矛盾纠纷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受理、第一时间化解、第一时间问效,真正实现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镇街。”刘占文说,通过实行“前端发现报告—网上分级分流—部门限时办理—全程跟踪督办—办结回访问效”五步闭环运行,网格事件办理时限由原来的4.3天缩短为2.6天。

  “网格员不是包打天下,他们的主责是发现百姓最关心、基层最要紧的大事小情,做好情报员、信息员、宣传员。”垦利区委政法委副书记丁青介绍,网格运行一段时间后,有些部门发现这支队伍战斗力强,想和政法委联合出红头文,把一些面向基层的其他工作加入网格员工作职责中。但他们以“工作任务清单”为依据,拒绝了这些提议。丁青所说的任务清单,是东营修订三次的《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任务清单》。清单经两年实践,多次征求数十个部门意见和乡镇意见,最终把网格员工作明确为7类81项任务,并形成简明操作手册。其中任何职责的变更,需市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委员会研究同意。

  检验社会治理效能的一个重要指标,就在于能否变被动应对问题为主动发现问题,使矛盾解决在基层、隐患消除于萌芽。在市网格数据中心采访时,大屏实时更新全市网格员上传信息,随机点开一个线索:3月29日下午2时许,垦利区垦利街道办事处永兴村网格员张伟伟上报,巡查时发现一户村民家外墙上的燃气管在呲呲漏气,已紧急联系村支书和维修工。1小时后,处理信息上传:维修完成,隐患排除。市网格中心副主任张伟说,这样的案例,时时都有。中心做过数据分析,2020年至今,全市上报的涉消防、施工等安全隐患类线索超过22万件,涉邻里纠纷、劳动纠纷等社会稳定类事件1.7万件,绝大多数在萌芽状态消除。

  东营市政法委给出的另一组数据显示:2020年,东营安全生产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22.5%、51.2%,违法犯罪类警情、治安警情同比分别下降14.4%、19.2%。省对市综合考核中,东营市夺得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成效等5个专项考核全省第一。

  小小网格,织就大治理!

  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九成设在社区,与网格化体系融合运行,多种力量拧成一股绳

  一网兜起大小事 矛盾化解在家门

  ——东营社会治理网格化创新实践调查(下)

  纠纷是百姓的闹心事,矛盾是影响稳定的“雷”。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引发大问题。

  然而,大量矛盾纠纷,“法院管不着,村居管不了,部门管不好”。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基层社会矛盾主体更多元、诉求更复杂、类型更多样,原有调处力量分散、机制单一、手段传统,难以满足群众要求。

  东营把“矛盾纠纷化解”有机融入网格化治理,在6100多名专职网格员“摸雷”的基础上,全市把88%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设在社区,配备885名专职人民调解员,推动法官、民警、律师联系社区网格,调动各种力量来到百姓身边,把纠纷“吸附”在基层,让矛盾化解于群众家门口。

  从“不知找谁”到“一站式受理”

  88%的矛盾调处中心建在群众家门口

  “以前闹矛盾不知道找谁,没想到社区还有专职调解员管这个,近便管用。”东营市东营区黄河路街道盛世龙城小区居民董凤歧说。前不久,她和楼上邻居因为噪音闹了纠纷:楼上两个孩子吵闹,她上门2次、找物业4次无果,自制震楼器“反击”,楼上报了警。警察走了,两家对立依旧,闹得心烦意乱。3月9日,经网格员建议,双方到社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调解,达成了协议:楼上让孩子在正常休息时间睡觉,楼下拆除震楼器。网格员和调解员,时常去看看、劝劝,两家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

  2020年10月挂牌的黄河路街道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和街道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一起办公。在这里,一站式接待遇到矛盾纠纷的群众。“以前窗口按‘条条’划分,群众有矛盾纠纷,不知该找哪个窗口,窗口也不知归哪个部门受理,可能就‘推’出去了。群众转身可能就去上访、打官司了。现在,群众来了我们就受理,后台再分口,把矛盾纠纷‘吸附’在这里。”黄河路街道社会治理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主任刘松说。

  东营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统一设置群众接待窗口和矛盾纠纷调解室、在线司法确认室、公共法律服务室等功能室,建立“常驻+轮驻”工作机制,构建了“一站式接待、一揽子调处、全链条服务”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平台,真正让老百姓“只进一扇门、问题有说法”。

  化解社会矛盾纠纷,需要从资源布局上精细考量。

  基层矛盾纠纷多数是小事,而百姓很少会为一点儿小事跑远路。但小纠纷如果不就近及时化解,往往会“小事拖大”。“经考察调研,4次广泛听取镇街书记和群众代表意见,我们最终把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力量的重心,布局在城市社区(农村片区),目的就是让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快捷化解纠纷。”东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占文说。

  在利津县明集乡马望社区,今年56岁的褚宝军是社区专职人民调解员。他干过村支书,经验丰富,2020年11月经过学习考试上岗,专门服务于社区的11个村。“农村多是小矛盾,报警容易结仇,打官司更不值得。如今村民抬起腿就来,或打个电话叫我去我就去,咱说和说和,两家一握手,不记仇,不记恨。”

  前几天,一个村民涉嫌偷东西被打伤,1万多元的住院费打人者一分不赔。一开始调解不成,褚宝军就请明集派出所所长到场讲讲。一听说两人都够拘留,两人傻眼了,立马达成了协议,打人者赔了8000多元,双方和解。像这样,上任以来,褚宝军参与调解了100多起纠纷,没有一桩形成上访、诉讼。

  按“做实社区村庄、做强乡镇街道、做精做专市县”的思路,东营提出加强以社区为基本单元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体系建设。2020年10月,东营市建立市、县、乡、社区四级相贯通的实体化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423个,其中社区中心371个,占总数的88%。

  专业赋能 科技加持

  让全市专业调处力量随时“上云入网”服务基层

  这是一个涉及5户业主、情况复杂的矛盾纠纷。周卫没想到,不出街道就能处理好,在社区还能见到法官、拿到法院裁定书。

  2020年11月29日,东营区阳城小区一楼居民周卫离家几天,网格员来电话说房子被淹了。回家一看,橱柜泡了、墙皮掉了、屎尿味冲鼻。由于无法确定具体是哪一个楼层造成的下水道堵塞,二楼至五楼的业主都不愿担责。

  当日,社区专职人民调解员主动介入,上门了解情况、找业主沟通调解,看到大家情绪激动,调解困难,就“吹哨”给了街道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街道调解员请来律师、物业,把各户召集到一起调解,各户对赔偿金额仍未达成一致,周卫后来向区法院递交了诉状。区法院启动诉调对接一体化程序,驻黄河路街道法官工作室的该院民庭法官刘富珍来到街道入户调查、参与调解。这次,双方各让了一步,协议达成,调解员随即引导双方使用调解室电脑的专门软件,在线申请了司法确认。2021年1月22日,东营区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寄达当事人,确认了调解协议的效力,若不履行可向法院申请执行。1月26日,7000元赔偿金全部如期到账。

  “如果真进入了诉讼程序,这个案件至少要打半年。现在居民用了两个月,在家门口就解决了矛盾。”全程参与此案调解的黄河路街道专职人民调解员马凯敏说。

  专业问题须专业人士办。东营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乡镇(街道)、社区两级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分别配备至少2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全市首批招聘专职人民调解员885名。调解员实行常态培训、持证上岗、专职专干,按照每人每年4.8万元的标准落实薪酬待遇,市县乡三级纳入财政预算,足额保障。

  27岁的马凯敏,就是其中一员。她本科毕业于曲阜师大法学院,曾在其他镇街司法所工作,积累了一定的调解经验。2020年考取专职人民调解员以来,她参与调解了52起纠纷。现在,包括她在内,黄河路街道就有42名专职调解员。

  要让矛盾得到专业化调解,不仅依靠调解员。在东营,每个社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都有联系的法官、律师、警官。他们的姓名、照片、电话号码上墙公布,随时提供咨询,有的还定期来社区坐班。东营还以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为枢纽,组织公安、仲裁等部门单位和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进驻,全市231名联系法官、291名联系民警、441名联系律师、272个专业性调解组织、146个品牌调解室,再加上社区“五老”、“党员志愿服务队”,形成了一支专群结合的矛盾纠纷调处队伍。东营还给基层赋权,社区“吹哨”、部门报到、逆向考核,调动部门力量迅速沉到社区,现场调处矛盾。

  然而,基层点多面广,423个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遍布城乡,如何更高效实现专业力量统筹调配?东营的办法是向智能化要力量。

  2月8日,东营市利津县明集乡便民服务中心2楼“说法”工作室里进行了一场“云调解”,利津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高强出现在屏幕上。原来,一家在建工地因设计变更暂时停工,等着回家过年的18位农民工找到总承包公司,要求结账走人。总承包公司认为工程款已按施工进度支付到位,下一个进度节点还没到,不愿支付,乡调解员邀请高强线上参与调解。“按照《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第19条,你们总承包单位应负清偿责任,然后你们可以找劳务公司依法追偿。”高强一锤定音。

  “云调解”只用了6分钟,双方就初步达成一致,2月12日签订了书面协议:总承包公司把剩余工程款的一半提前付给劳务公司,发给农民工回家过年,年后的活儿还留给他们干。高强不用赶到现场,只需事先了解情况,手机连接基层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就在十几公里外的办公室里参与了调解。

  为强化智能化支撑,东营依托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平台,研发覆盖市、县、乡、社区四级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信息系统,与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应急等重点部门信息系统联通对接,整合功能应用,为群众提供在线法律咨询、在线调解、在线司法确认、在线申请法律援助、在线立案等服务,打通了“线上+线下”“现场+远程”矛盾纠纷化解调处双通道。

  向前迈一步 打好主动仗

  网格员调解员上门找 矛盾纠纷主动入“网”来

  “化粪池有大小,大池和小池哪能收一样的钱?不论大小都交50块钱,没有道理啊!”“我坚决不交,不行咱就去区里上访!”……2021年春节前的一天,东营市垦利区董集镇崔家村网格员冯静静在村内例行巡查时,听到几位村民正议论化粪池清洁费上涨的事。原来,两年前村里统一旱厕改造时安装了化粪池,每隔一段时间便由专业的保洁公司来清理化粪池。此前清理费用每次10元,这次一下子要涨到50元,村民瞬间“炸了锅”。

  “可不能让事态再这么发展下去!”看到大伙激动的情绪,冯静静立即上报此事。当天,她连同董集镇相关部门和保洁公司一起来到崔家村,召集村民座谈协商。由于崔家村全部是小型化粪池,经过一番沟通清理费用保持在10元。村民头顶越攒越大的“火气”瞬间消散,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每日巡查、提早发现问题,是冯静静作为网格员的日常工作,一年下来,她排查上报各类矛盾纠纷、安全隐患事件700多条,全部办结完成。

  “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基层社会治理要下好“先手棋”,把矛盾处理在萌芽状态,把问题解决在苗头中。

  不仅是网格员,专职人民调解员也不是“等案上门”,没案子的时候,他们就跟网格员一起去社区转悠,及时排查矛盾苗头,第一时间处理,避免小火苗越烧越旺。

  今年3月,广饶县稻庄镇西大村村民孙玉霞跟走街串巷的卖煤小贩讨价还价后,卸下了2吨煤。再一试烧,发现冒烟严重。孙玉霞拒绝付款,商贩不干,两人吵了起来。这一幕正好被在村巡查的网格员徐美华和专职调解员李芹撞见,两人分头劝解,小贩最终同意终止交易。两人又帮小贩把煤装上车,一场纠纷就这样迅速化解了。

  如果仅是调解员“单方面”主动,矛盾问题可能会留有“漏网之鱼”。为此,东营结合实际探索方法,让群众有了矛盾诉求不再动辄往外跑、往上跑,而是主动找人民调解员。

  在垦利区董集镇,记者听党委书记王安峰讲了一个好点子。2020年底,镇上集中制作了8000份年历,干部和调解员一起走访民情,赠送给每一户村民,并帮他们挂在墙上。年历上不仅有防一氧化碳中毒等安全知识,还印着调解员的姓名和电话。年历一挂用一年,调解员由此家喻户晓。

  果然,这一招不久就发挥了作用。2021年1月15日,董集镇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人民调解员樊维红接到了胡家村75岁村民胡培荣的电话。原来邻居家水管破裂,他家门口流满了水,结成了冰。怕家中小孙子滑倒受伤,胡培荣和邻居协商,但邻居也是七八十岁,孩子在外打工,表示自己修不了,双方发生了纠纷。胡培荣第一时间想到了调解员。挂了电话,樊维红立即叫上村网格员赶到胡家。调解员现场说和,大家又买来新水管换上,把冰面铺了一层沙土,问题就此化解。

  大量矛盾被专职调解员化解了,司法行政部门可以腾出更多精力从事普法、矛盾预防工作。利津县司法局明集司法所所长张锦绣拿出一本厚厚的材料——《一分钟普法》,是“明集乡说法法律工作室”根据多发案例编辑整理的,平均每周1则,发到网格员群和乡政府微信公众号“五彩明集”上,再由网格员发到各村村民群里。工作室还总结了借条等法律文书模板,让乡亲们从一开始就规范法律行为,避免将来引起纠纷。

  “调解员好似‘雷达’,实时反馈矛盾‘雷区’在哪。比如这段时间家庭纠纷财产分配矛盾多,那段时间民间借贷纠纷多,我们就集中推送这方面的法条、案例,加强防范措施,再由网格员宣传到每家每户,形成闭环。”张锦绣说,比如去年10月起司法所、调解员、网格员配合派出所大力推广了防电信诈骗微信小程序“金钟罩”,至今,明集派出所民警根据软件提示,给村民拨打预警电话5个,成功防范了5起电信诈骗。

  随着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工作开展,大量矛盾被化解在基层。2020年,东营全市各级调解组织共调处各类纠纷1.1万起,民事纠纷同比下降29.5%,可防性案件同比下降48.6%,到省、进京访同比分别下降22.2%、27%。全市法院收案数量持续大幅增长的态势得到缓解,由前3年连续增长15%以上降至2020年度的增长4.7%。

责任编辑:王乐双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