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久违的校园,我们要回来了​——一所学校的开学准备及假期全景扫描

2020

04/13
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

手机查看

经过了一个“史上最长寒假”之后,沉寂已久的校园,本周三(4月15日)将要迎回高中毕业班的学生。按照4月3日省教育厅发布的通知,在4月15日高中毕业班正式开学之后,初中毕业班原则上按顺延一周开学作准备。

时间回拨到2个月前,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大中小学的开学节奏,开学的日子一再推迟。开学后,久违校园的高三学生,将会面对哪些不同以往的情形?师生们又是怎样度过这个漫长的假期的?

近一段日子,记者多次走进济南外国语学校,并在校园外采访了多名老师、学生和家长,探究这所学校的战“疫”备学故事。

迎开学,教室餐厅宿舍重新安排

4月10日下午4点,济南外国语学校两次部署高三年级开学工作。为确保校园绝对安全,开学后,学校将实行全封闭管理,406名高三学生全部住校,前两周所有的任课教师、后勤人员以及校领导、中层管理人员等也要全部住校。

“超过30人的班级,将分为AB班,一个班十几个人,分别上现场课和视频课。”副校长姜明说,保送工作结束,现在高三每个班只剩下30来个学生,即将开学的12个班全部采用小班化教学,现场课和视频课轮换进行。以前一个楼层配备一台饮水机,学生下课后集中接水。现在为保证学生饮水时不聚集,教室内配备5个暖水瓶,学生下课后可排队倒水。

初三年级一个班50来个人,开学后需要一分为二,暂时使用初一的教室。

“4月15日高三开学,14日学生们就要来报到,12日家长们就提前把被褥送过来了。”副校长张纪余介绍,12日当天,由30名教师组成的志愿者小组负责帮学生搬运行李,送到每个人的床铺上,其中还有8名外教。

学校方面介绍,非疫情期间,学校食堂最多可容纳6000多人同时就餐,开学后完全能保证高三406名学生安全就餐。每个餐桌配备4把椅子,目前3把椅子已固定在桌子正下方,学生只能拉出来使用剩余的一把椅子,拉开了就餐距离。学生进入餐厅,要先进行体温测试和消毒,单人单桌同向就餐。在餐厅需间隔1米取餐,就餐期间,需要加餐时可以举手示意,食堂加餐车会送至就餐位置。

如果将来其他年级开学,学校会安排一批学生在餐厅就餐,另一批学生在教室就餐,食堂还专门准备了不锈钢餐盒。教室就餐实行配餐制,以班级为单位,师生志愿者到指定位置统一领取午餐并运送至教室内。

对于学生宿舍,学校也严格按照相关要求,提前进行了改造,原本8个床位的宿舍,实行对角线入住,每间不超过4人。高三学生中女生238人,男生168人,共安排了102个宿舍。学生休息时须“脚对脚”躺在床上,洗漱时需错峰。在宿舍内有暖水壶,为了避免聚集,宿管老师提前把水打好放在宿舍置物架上。宿舍楼外测温通道,一日三次测温。宿舍楼准备了备用宿舍,备有一次性隔离服、一次性手套、额温枪、消毒洗手液、口罩等应急处置物品。

学校工会主席杜海峰介绍,学校防疫物资准备充足,已配备额温枪172支,医用外科口罩4.7万多只,洗手液1700瓶,84消毒原液9.9吨。

说到开学,作为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姜明坦承他承受着巨大压力,虽然网课的效果还不错,但毕竟无法代替课堂教学。“因为孩子们自律性不同,网课将会增强学生的两极分化情况。”

3月31日上午,省教育厅、省卫生健康委、省市场监管局联合举行了普通高中和中职学校毕业年级开学条件抽查复核培训会。下午,三部门联合组成的50个复核工作组,分赴全省137个县(市、区)开展抽查复核,核验合格后方可开学。

“对于开学,我们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完备。”3月29日下午,张纪余又在完善、细化疫情防控各项制度及预案。他介绍,进入校门时,学生按照指示地贴间隔1米以上距离,排队入校,经过人脸识别系统。首次返校的同学,需要提交《学生每日健康信息记录表》和《学生返校承诺书》,通过红外线设备测温,体温不超过37.3℃方可进入校园。

3月18日,两位热心家长为学校送来了两台红外无感快速人体测温筛查热像仪,可以用在宿舍楼和教学楼前;每个班还配了额温枪。上课当中,有孩子发热,其他孩子需要快速转移到中转教室上课,原教室进行全面消杀。姜明说,他们进行了3次大型开学演练,组织了7次疫情防控知识培训,确保每个老师掌握所有环节。

备高考,调整计划调整心态

漫长的寒假、新高考第一年、高考延期,对高三学生来说,考验一个接着一个。

3月30日,高三年级的严婧谦18岁生日。第二天,高考延迟一个月的消息传来。严婧谦觉得这算是一个惊喜,多了30天的准备时间。

“3月31日下午我们就紧急开会研究,多出来了一个月肯定要进行教学计划调整。”高中教导处副主任董海滨说,本来二模考试安排在3月24日,后因疫情推迟,他们初步决定4月初进行一次正规的模拟考试,“摸摸底”。

“最开始得到高考延迟消息的时候,我只想说四个字:心态崩了。”高三学生孙文说,她所有的计划都是按6月倒计时安排的,现在又得多煎熬一个月。不过很快,她的心态就调整好了:多了30天学习时间,可以提高很多分,心里更有底了,之前积攒的压力小了不少。

她很适应现在的空中课堂,还会通过各种平台找网课。她上自习的方式有点特别:在B站上对标UP主。B站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年轻人文化社区哔哩哔哩(bilibili),UP是upload的简写,意思是上传,UP主就是上传视频的那个人。

一个人学习很枯燥,孙文会在B站找高考空中自习室,看UP主直播自己学习,这样一抬头就能看到有人在学习,自己也会跟着学。她看过的一个UP主,6.4万人同时在看,他们都算得上“同学”。

“现在每周都有考试,而且完全不用监考,这个时候谁再抄答案,才是对自己不负责呢!”高三学生孙晓鸥说,学校制订了课程表,她完全跟着课程表走,跟在学校上课一模一样。她一般6:30之前起床,6:50早读,晚上11:30休息。

马上进入二轮复习,刚开始她担心在家复习的效果,不过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刚开始放假的时候,我就制订了计划,突击写完作业,然后自己复习一轮,因为开学后肯定就是更高强度的学习了。”

压力大,情绪烦躁咋办?这些高三的孩子也各有办法。孙文会去打扫卫生,孙晓鸥会观看诗词大会、下棋,严婧谦则会听歌、快走或者打羽毛球,有时还会和玩具熊做游戏。“别人偷懒时我在努力,我就能比别人强。”对有些孩子来说,心理暗示也是不错的情绪调节方式。

3月21日、22日晚上,高三以班为单位召开线上家长会,各班班主任除了分析当时居家学习的情况,还结合高三当前形势,为学生和家长的高考备考提供指导。

模拟考,开学之后月月有

“学校要求高三老师及相关教职员工4月7日全部到校上班,并准备好健康码、体检表、承诺书,疫情期间学校还专门印制了工作证。”董海滨说,马上要开学了,很期待,但更要谨慎,毕竟学生要聚集上课了。

开学前这一周老师们还是继续上网课,同时为课堂教学作准备,开学之后会安排为期一个月的查漏补缺、重点提升环节。“济南市还增加了一次模拟考试,这样4-6月每个月都会有统一的模拟考试。”

“最开始的时候,直播平台准备不足,出现卡顿的情况在所难免,现在不但平台优化了,我们学校还实现了错峰直播。”在姜明看来,这次网上的教学实践对未来意义深远,直播课、微视频等完全可以用到以后的教学中。

而对于多数老师和学生来说,更关注的是开学之后怎么做。

“挺期待,毕竟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效果肯定更好一些。”高三学生家长刘华说,毕竟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

“其实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更担心的,是孩子在家这么长时间,到了学校是不是能尽快适应。”严婧谦的爸爸严晓东说,之前开家长会的时候,学校也要求准备好健康表,并告知开学之后进行二模考试,“各科老师还对孩子进行了点评”。

对于孙文、孙晓鸥、严婧谦们而言,学习已内化成习惯,开学之后更得绷紧弦儿,充分利用好高考前这段最宝贵的时间,冲刺一下。

作为一所以外语教学为特色的学校,济南外国语学校共有40名外籍教师,涉及英语、日语、俄语、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六个语种,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1个国家。

50岁的肖恩2月20日就从英国回来了。当时他的母亲还有点担心,让他准备了100多个口罩,而现在母亲则告诫他,好好待在中国学校,千万别回英国,“中国最安全”。

50岁的美国外教莫里斯2月25日回到中国,一路走来,他不断在微信中说中国是疫情防控做得最好的国家,政府做事高效,人们都很友善和无私。

“现在有20余名外教已经在学校了。”济南外国语学校校长助理王红妹说,疫情暴发后,学校第一时间成立外教疫情防控小组,实施校园封闭式管理,做到疫情排查管控无死角;撰写英文通告传达疫情信息和国家政策法规,同时为外教提供生活物品代买服务和食堂无接触送餐服务,全方位做好外教疫情防控工作。同时,按照教学计划组织外教参与空中课堂教学,也做好了开学后部分外籍教师无法返回的教学工作预案。

上网课,爱人成了第一个“学生”

停课不停学。开学之前,网课成了济南外国语学校师生们的生活重心。

3月29日,周日。上午9点半,济南外国语学校安静异常,大门处的1米线和导流栏杆分外醒目。要想进入校园,需核验身份证、登记信息、测温。门口的保安对于这一套流程十分熟练。

周末家里看孩子的人多,初三英语备课组组长王艳青来到了学校,她要录制微课。王艳青有两个女儿,老大上小学一年级,老二只有两岁。“学校里清静些。”她笑着说。

初二年级的“90后”老师赵亮,则是道德与法治课教研组第一个尝试网课的人。

“大家好!我是赵亮老师,疫情特殊时期,由我来讲第一课。”2月10日下午2点,赵亮坐在了电脑前。她打趣说,自己是新晋“十八线女主播”。

直播间里1000多名学生盯着屏幕上的老师,沉浸在好奇与兴奋中,似乎听不出老师声音里的颤抖。只是赵亮自己知道当时紧张的程度,只得离话筒稍微远一点。后来看到不断有学生“送花”,她的情绪舒缓了不少。

为了保证直播效果,赵亮提前买了支架和话筒。支架上的手机里,她用学生账号进入直播课堂,随时以学生视角查看自己直播的情况,及时调整;支架旁边的键盘上,放着四张A4纸,这是她的“备忘录”,一共4700多字,上面用红笔或黑笔做着各种标记:开话筒、关话筒……这些都是为了确保她的第一堂课万无一失。

“作为组内最年轻的教师,我有责任主动承担第一课的上课任务,给其他老师争取更多的缓冲时间。”赵亮说。

其实,早在2月1日学校布置网课时,教研组就已经定下赵亮第一个直播授课。首堂课结合疫情和课程内容对学生做一个正式开课前的引导,同时简单介绍课程知识以及新学期的要求。

多次视频集中备课,内容早已准备好了。关键是首次面对1000多名学生直播,是个太新奇的体验。作为老师,容不得半点马虎。她的“备忘录”照着课件修改了3遍,然后就是多达十几遍的试讲,不顺口的地方直接在纸质稿上修改。

平常上课拖堂在所难免,但是直播课40分钟就是40分钟,超时要影响接下来其他老师的课。为此,她光计时就练了好几遍,还特意在稿子上标注了时间节点,提醒自己。

接下来就是试讲。爱人成了她的第一个直播课学生。

播放视频时需要关闭话筒音,否则会有杂音;不要忘记打开课件本身的音频按钮;什么时候开话筒、关话筒……这些都是试讲时发现的问题。为了测试不同终端的效果,她在书房讲课,爱人在客厅用电脑、电视、手机同时听课。

讲第一课当天上午,赵亮还在不停演练。中午本想在沙发上眯一会儿,但一闭上眼,脑子里都是上课的内容。

首节课很快就结束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热干面冲冲冲!”“老师,辛苦了!”“亮亮老师,爱你!”学生们在讨论区的留言,让赵亮特别感动,下课后在电脑前坐了很久,仍沉浸在其中。

像赵亮一样,很多老师都变成了“人气主播”。第一次直播的王艳青提前接好了热点,甚至准备了直播故障之后的B计划;初一级部老师们为找到最好的授课方式,分头探索,把各大直播平台试了一个遍。

“老大也需要上空中课堂,为此我们又专门买了台电脑。”但孩子毕竟年纪小,自律性差,王艳青和她一起结合课程表制订了时间安排表,帮她做细计划。这样王艳青上网课的时候,老大也能自己上课学习。老二则由老人看着。

让王艳青欣慰的是,现在老大已经能自己打开电脑、点开空中课堂学习了。

解疑惑,“我们24小时在线”

“王老师,您能再给我讲讲这道题吗?”

3月23日晚上11点,王艳青的QQ又亮了,她放下手中正在批改的作业,开始耐心给学生解答。“我们24小时在线,随时解答学生的问题,有时半夜12点还在打电话。”家人开玩笑说,自从有了空中课堂,她从双休日一步跨入“007”,每周7天,不是在备课批改作业,就是在答疑。

为了保证学习效果,每天下午学校组织专门的答疑课,老师录制重点难点易错点的微视频,或者直播答疑。每次上完直播课,各班任课教师也会录制视频,给学生们“开小灶”,帮他们巩固知识点。

当然,学生们最喜欢的还是线上答疑。

“在QQ上向老师请教,可以多追问,尴尬少一些。”高一学生刘嘉仪说,不在学校,大家和老师的交流反而更多了。在她看来,上网课能够回放,老师也会把课件发到群里,笔记做得更扎实。而且疫情发生以来,网络上的课程明显多了,有些问题也可以直接搜索微课。

而为了增强与学生的互动,淡化线上教学的距离感,直播课上也能提问和点名。“我第一次被老师点到的时候挺紧张,手心里都是汗,还好当时我把算式写到了演草纸上,读出来就行。”初一9班的张樱琦说,在1000多人的大课堂,回答问题的感觉特别不一样。平常他们都被“禁言”,老师提问时,才会打开他们的话筒。

“上网课对我们学校来说,最大的担心是抓不住学生以及教学计划能否完成。”姜明说,解决这两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测验。为了保证成绩的真实性,他们采用济南市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或山大鸥玛的考试系统,选择题直接作答,简答题、计算题等拍照上传。

高二年级在3月20日-22日刚刚进行了一次“云考试”。考试过程中,家长成了监考老师;老师则通过电话或者视频巡考等方式辅助。考试结束后,老师们认真阅卷并及时录制微课或通过直播课进行试卷讲解。从学生成绩来看,空中课堂的效果还不错。

“我们的学习共同体在疫情期间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既有利于大家互帮互助,还可以打卡学习。”高中教导处副主任董海滨介绍,一般6-7个人一个小组共同学习,可以缓解学生长时间独自学习的压迫感。

“起床了”“吃饭了”“睡觉了”……在孙文的学习小组QQ群“我们”里,大家发的最多的是作息时间,有对比,就有动力。她一般6点起床,晚上11点休息,早读和晚自习就靠学习小组的群体监督。

家长忙,孩子经历多方面成长

延迟开学,影响的不只是老师和学生,还有家长。2月10日大面积复工复产以来,很多家长上班了,孩子咋照顾?在家学习能自学吗?一个个问题让很多父母焦虑起来。

“因为疫情,公司还是比较照顾我们的,早上可以晚到,中午可以早走一会儿。”孙志旭的孩子上高一,每天在家上网课,自律性明显比之前强了。“如果我们中午不能回家给他做饭,他就自己叫外卖。”毕竟孩子已经16岁,自理能力还不错。

对于很多父母已经复工的孩子来说,外卖小哥们帮了大忙。只不过有的是自己点,有的是父母帮忙点。

13岁的初一学生张若熙甚至能够自己炒菜,“中午一般炒鸡蛋或者青菜,主食是馒头和花卷”。她通常利用20分钟的课间整理导学案,中午或者下午整理完笔记,晚上就有更多的时间看书。她正在看的英语“书虫”是《鲁滨逊漂流记》。

张樱琦因为年纪小住到了爷爷奶奶家,这样中午就能吃到热乎饭,“以前放学回家妈妈就把饭做好了,而现在变成了我在家等他们”。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这样的换位经历让双方更多了一份理解。有一次妈妈晚上7点还没到家,张樱琦着急得不行,疫情期间,她最担心妈妈出事儿。而让妈妈感动的不只是她的关心,还有她的自律。“以前上网就是看漫画或者青春偶像剧,而现在不是上网课,就是和同学在APP上比赛刷题。”从最开始的散漫、手足无措到现在按部就班上课,孩子们已经成长了。

“学校的课程表安排得很科学。”这是家长们的共识。而这,也是姜明最满意的地方。

以前在学校,课间只有10分钟,而现在调整到了20分钟,这是为了保护孩子们的眼睛;增加眼保健操和体育活动,体育老师录制微视频,指导孩子们在家锻炼;学校还制订了心理辅导方案,并通过电话家访了解学生的情况。

“5959个学生,我们全部进行了电话家访,帮助家长指导孩子学习,了解孩子或家长目前存在的问题并帮助解决。”张纪余说。

责任编辑: 高翔

责任编辑:张明月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