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客率不足三成,长途大巴客源遭城际拼车分流

2018-08-13 07:18:05 来源: 齐鲁壹点 作者:

私家车通过滴滴顺风车、拼车群等平台揽客,固定发车线路和时间,甚至上门接送乘客,价格还与长途大巴差别不大。如此便捷高效的服务让长途客运班车客源流失,给运营成本高昂的长途客运班车造成不小的压力。私家车能不能干起“大巴”的活?大巴车该如何“绝地反击”?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进行了探访。

8月9日,一辆即将从莒南发往青岛的长途大巴上,乘客寥寥无几,座位几乎都空闲着。本报记者 邱明 摄

除了春运、暑运,其他时间都在亏

8月9日上午,临沂市莒南县汽车站候车大厅内旅客的脚步并不匆忙。偌大的大厅,候车人数只保持在30人以内。

莒南汽车站是一个二级客运站,从这里始发的班车可以到达省内大多数城市。莒南至青岛是其中一条比较热门的线路,从早晨5点10分开始到下午2点,共有8个始发班次。记者以70元的票价购买了其中一个班次的车票,登车体验这班长途之旅。

记者购票时距离所乘班次发车还有1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再没有旅客选乘这个班次,从车站发车,车上仅六名乘客。行驶到中途站点,又先后有7位旅客上车。这辆核载45人的客车空着大部分座位,只承载了13名旅客前往青岛。

“往返油费900元、高速通行费250元,再加上其它成本,今天亏700多元。”到达青岛站后,司机师傅粗略给记者算了这笔账。他所在的这辆车是青岛籍,由个人向运输公司承包,每月缴纳9000元的管理费,还要承担保险、站务、驾乘人员工资等费用。平均算下来,一天跑一个往返的成本在1900元左右。而这一天他从青岛出发只载了6名全票价旅客到莒南,从莒南返回时是6名全票价旅客外加7名中途站点上车的旅客,票面总收入只有1200元左右。

长途车跑一趟赔数百元,这并不是偶然现象。“亏也得跑,不跑的话一些老客户就断了联系,再说客运班车也不允许随便停运。”一位从事莒南至青岛线路客运十余年的车老板介绍,往年每台车年均40万元的毛利润。但是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客源逐渐减少,利润随之下滑。到2017年时,一年也就十来万的毛利润。除了春运和暑运两个节点,其他时间几乎都是亏损。

在调查走访网约拼车影响大巴客源期间,记者先后体验了拼车、大巴、滴滴顺风车、出租车等多种出行模式,并与这些出行模式的相关人进行了交流。网约拼车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抢走了一部分优质乘客,这是各方共同的观点。

8月9日,在莒南汽车站内,候车的乘客仅有不到30人。

同行间达成默契,宁不接单也不降价

与长途客运班车惨淡经营相比,私家车拼车往返青岛则相对火热。记者在QQ群搜索中输入“莒南青岛拼车”,发现了数十个相关群,其中群成员超过200人的就有40多个。不完全统计显示,先后有两万多人次分别加入这40多个拼车群,群成员年龄40%以上是80后,最早的拼车群成立于2009年。成员最多的一个群有1972人,群内每天发布拼车信息30条左右。

旅客想拼车出行称为“人找车”,车主揽客称为“车找人”。记者在该群发布一条“人找车”的信息后,先后有3位车主主动联系。这些私家车主有的是出差或探亲等情况,空车往返于莒南青岛之间,一个人驾车两三个小时过于枯燥,想找一位顺路的乘客聊聊天,顺便分担一部分燃油和高速公路通行费用。除此之外,还有专门往返两地之间以此盈利的私家车主。前者一般向每位乘客收取40-50元的费用,后者则在100元左右。

8月10日,记者联系上一位专门跑拼车的私家车主从青岛返回莒南,车主上门接送。这是一辆5座乘用轿车,车主共预约了4名乘客,按照乘客目的地的远近共收费300元。从青岛至莒南的单程通行成本为150元左右,这一趟有约150元的利润。

据车主介绍,他每天定时往返于两地之间。上午从青岛拼客到莒南,下午再拼客返回青岛。驶往莒南途中,这位车主就在拼车群内陆续接到多个下午拼车返回青岛的“订单”。这些车主大多积攒了数量可观的老顾客,拼车往返过程中经常会接到老顾客的预定,完全不愁“客源”。

“跑完全程100元,给少了宁可不接也不能降价,要不然价格会越压越低。”一位专门从事拼车的车主表示,同行之间基本达成了这种稳定价格的默契,要不然每天只有一两百元的利润还不如去找份别的工作。

由于多种原因,大巴被贴低档次标签

不管是拼车出行还是乘坐客运大巴,两种出行渠道都有相对固定的顾客群体。在莒南县汽车站,从乘客携带的行李以及与其交流过程中,记者发现这些乘客约有50%是忙完农活或家事外出的打工群体。他们的年龄大多超过45岁,对网络工具不是特别熟悉。其中一部分人也知道可以拼车出行,甚至很羡慕这种方式可以上门接送。但他们不大会用QQ、微信等聊天软件,只有多走路、多花点时间选择自己比较熟悉的出行方式。

选择客运班车出行的群体中,还有一类是独自出行的女乘客,她们对陌生人特别是要在封闭空间相处多个小时的陌生人比较担心。除了这两个原因,还有乘客感觉大巴车空间大,长途乘坐不会太累;私家车空间小,特别是满员的情况下后座比较拥挤,长途出行倾向于选择大巴车。

愿意拼车出行的乘客以年轻人为主,不满意为了乘坐大巴车要多次转乘其他交通工具,认为这样即耽误时间又耗费精力。一对到青岛游玩的情侣认为即使拼车比大巴贵,这个钱花得也值。

也有一些大巴车司机认为,不少顾客对这两种出行方式在潜意识里贴上了档次高低的标签。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的大巴车乘坐体验不好,比如座套、地板脏,空调温度调整不适宜、司乘人员与乘客交流不耐心等原因。他们宁可多花钱,也不想让旅途中出现不愉快。

另外,还存在一些历史原因,部分大巴车在有的站点不能进站售票。以莒南发往青岛的班车为例,有的班车到青岛站后只能在外围马路上让乘客下车,从青岛返回莒南时也不能进站售票载客,还是在马路上揽客。有知情者透露,从临沭发往青岛的6个班次中,只有一半可以进站售票载客。这就导致乘客接收到的信息混乱,感觉客运大巴车不正规。

记者手记:

网络拼车,安全保障难跟上

在拼车过程中,记者曾遇到一位在驾驶位摆放了两部手机的私家车主。即使是在高速公路上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奔行,他依然时刻关注着手机上的短信、QQ或是来电提示,时不时的接打拼车咨询电话。在需要文字回复的时候,他甚至会一边戳点手机屏幕,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前方路况。在这种状态下如果遭遇路面险情他能不能及时处置,如果处置不当造成交通事故,乘客意外受伤的话相关权益能不能得到保障。

“营运车辆的保险比较贵,大部分专车或顺风车购买的是普通险,如果出行意外保险公司发现这辆车是从事经营性运输,会拒绝赔偿。”一位从事过网约拼车的司机说。

“大巴车细化服务,按需求转型。”“网约拼车该管的要严管起来。”这是受访各方普遍认可的问题解决途径。“比如引进20座以内的高档商务车跑长途,车辆容易清洁,乘坐起来也比几十个座位的大车舒服。”有大巴车司机和乘客建议,既然客流减少,运输公司也应对车型和服务细节做出调整,或者更换适合客流量的车型,或者降低管理费,减少运营成本。

新闻延伸:

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可视为黑车

在城际拼车管理方面,根据《国务院办公室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58号)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私人小客车合乘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发展。”

合理的拼车出行是受到鼓励的。前提要满足这些条件:仅分摊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分摊部分仅限于燃料成本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即不能以盈利为目的。换句话说,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不在此范围内,可以视为应当受到处罚的“黑车”,但执法部门在具体工作中存在着难点。

莒南县交通管理局相关部门人员介绍,他们一直对“黑车”保持严管状态,但也碰到执法取证难的问题。比如黑出租、网约车非法运营时隐蔽性强,在路面执法时不易发现;实际执法过程中不仅黑出租、网约车驾驶员不配合,乘客处于尽快结束行程的考虑也不配合,很难在执法现场取得足够的查处证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邱明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