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首页>山东频道>山东新闻

海报直击丨四次背残疾妻子爬泰山的山东小伙:生活关上了所有的门,我愣是凿开了一扇窗

2021

04/17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张稳

手机查看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张珈玮 东营报道

  4月4日早晨7点不到,来自山东东营的33岁小伙张明荣,第四次出现在了泰山脚下。和所有前来爬泰山的游客不同的地方是,张明荣的身上背了一个人——他残疾的妻子孔艳。

“前三次我都爬到了山顶,这一次也一定会把你背到山顶的。”张明荣充满自信地拍了拍背上的妻子。

张明荣第四次背着妻子爬泰山

  为什么要背着妻子爬泰山?为什么这一背就坚持了4年?张明荣和孔艳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一个起初不被祝福却坚强生长了十几年的爱情故事。

  “第一眼就有那种感觉”

  1988年出生的张明荣,15岁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2008年5月,张明荣第一次见到了在青岛同一个工厂打工的孔艳。

  “看了第一眼就有那种感觉。”张明荣告诉记者,当时他在宿舍里睡觉,孔艳和另外两人到他宿舍去接水。虽然孔艳不是三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但是张明荣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文静瘦弱的姑娘。用张明荣的话说,那是一见钟情。

  从那一眼开始,张明荣就发起了自己的猛烈追求。嘘寒问暖、故意套近乎、送点小礼物,张明荣没少费心思。“为了追她可没少费劲,追了好几个月。5月份认识的,追到9月才确定了关系。”

  张明荣至今还记得两人确定关系那天的情形。“那天晚上,下了班之后,我找到她就说,‘我对你有好感,挺喜欢你的你也知道,最后一次了,你能给处(交往)就处,不给处我就走了,我不干了。’”张明荣说,第二天他就辞职了,但没想到的是,孔艳却同意了两人的关系。

  然而,让两个年轻人没想到的是,这段美好的爱情,刚开始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考验。

  在谈了两个多月的恋爱后,两人各自回老家取户口本准备结婚。“她家里不愿意,我本身长得就不好看,家里也穷。她爸妈就不让我俩在一块儿,把她关在家里,还把我撵走了。”

  为了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孔艳半夜趁着家里人都睡着了,偷偷翻墙想出去找张明荣,没想到摔坏了脊椎导致高位截瘫。

  “那真是众叛亲离”

  “当时她家里给我打电话我不信,我以为是忽悠我。”张明荣打电话问医院,才知道孔艳真的出了事。“我问医院她摔得怎么样,医生说摔得很厉害,要是再晚送半个小时,人就没了。”

  张明荣匆匆从聊城老家赶到了孔艳老家临沂的医院。“到医院一看,我当时就蒙了,她两个腿全部都打上了石膏,只有头和手能动。很惨,看着很心疼。”

  为什么明明知道这种情况还要毅然决然赶到医院去?“我去之前就知道啥样。”张明荣只说了简单的几个字,因为他觉得孔艳是为了和他在一起才出的事,所以他不能不管她。

  “后来我去了,她家里人就走了。然后我就在医院伺候了她几个月。”张明荣说,当时孔艳家里人很生气,“为了一个对象把自己摔成这样,家里人就说不管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其实,张明荣的家人了解到孔艳的情况后,也是强烈反对。为了照顾孔艳,张明荣和自己的家人也闹翻了。

  就这样,张明荣在医院照顾了孔艳半年多的时间。“花了多少钱早就记不清了,所有的钱都花了,能借的也都借了。”

  孔艳出院的那天,两人至今记忆尤深。

  “我去医院接她的时候,一共就带了1000多块钱。当时雇了一辆面包车花了600块钱,到了青岛之后,租房子乱七八糟的,很快剩下的钱就用光了。”张明荣说。

  “当时已经没钱了,但是他没告诉我。他买了一份饭让我吃,我问他怎么不吃,他说‘我不饿你先吃吧,我出去还有点事’,其实他出去干活了。”这一幕让孔艳感动至今。

  当时两个人全部的家当就是两床被子。“他给我铺一床盖一床,当时我们租的房子里面只有一张上下铺,为了照顾我方便,他就把床板拆下来,晚上盖着羽绒服在床板上睡觉。冬天,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想起当时的情形,孔艳仍然非常心疼。

  “我们俩当时就觉得是众叛亲离了,谁都不搭理你,就我俩自己过了。”在青岛安顿下来之后,张明荣开始一边照顾孔艳一边打工挣钱。

  “她每隔两个小时就要翻身,一直躺着容易变形、长褥疮,隔一段时间还要给她擦身子。找正儿八经的工作是找不到的,所有单位都不要。当时找了一个装卸工的活,卸完一车货,我就回家给她翻翻身啥的,然后再上市场找活,干完再回去。”扛包、卸车,不管多重的话,张明荣都愿意干,因为时间灵活,来钱快。

  虽然很辛苦,但是基本上落不下什么钱。“主要是她那时候要吃药,我一天挣的钱,吃饭、水电费、房租,然后再给她买药,基本上剩不了什么钱。”

  虽然日子过得很紧巴,但是张明荣仍然花了300多块钱,买了一件“奢侈品”。“因为她自己在家躺着,我就买了一个小电视,花了300多块钱。”说到此处,张明荣显得很是自豪,笑得很开心。

  “那时候过得苦,过得太穷了,住一个小房子就几平方,里面就一个上下铺的床,还得一边挣钱一边给她做康复。”

  “后来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了”

  “这些年,我们就是从这个小屋搬到那个小屋,再从那个小屋搬到另一个小屋,后来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了。”

  “一直到生我儿子的时候,我们住的都是临时搭的简易板房。外面刮大风、屋里刮小风,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其实,张明荣曾经带着孔艳回老家待过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是张明荣最不愿提及的。

  “我们在老家待了一个来月,那是地狱般的生活。”2011年,张明荣带着妻子回到了聊城老家。“我妈身体也不好,我爸不可能把心思用到我们身上,也不给钱。后来我就到老家的砖厂,搬砖坯子。一个砖坯子5斤重,一万个砖坯子才挣几十块钱。”

  “没办法我得挣钱。早晨4点去干活,7点回来,中间只有40分钟的时间,家里连饭都没有。我给我媳妇穿好衣服,都收拾好了,再自己去做饭。做好饭,抱我媳妇去吃饭,然后再把我媳妇抱屋里去。我随便凑活着吃点,都来不及刷锅,就得去上班去。”中午11点40分下班,1点上班,张明荣要回家刷碗刷锅,然后再重复早晨的步骤。

  “那一个多月,基本上就是这么来回循环的。当时我就想着,挣了钱我赶紧走,再在家待着我就废了。”发了第一个月工资,张明荣就带着妻子回了青岛,之后好几年没和家里联系。

  “就像老天爷专门给你磨难似的,一难接着一难,一关接着一关,太多了。当时我就知道,不管是谁,我都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那时候就开始不把自己当回事了,最脏最累的活都干。”干装卸工,人家干俩小时挣了钱就不干了,张明荣白天干完了晚上再去干,就想着多挣点钱。“只要能挣钱,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我都干。”

  张明荣和孔艳灰暗的生活,在2013年迎来了两件大事。2013年10月,两个人领了结婚证。几乎同一时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然而一直到两人领证,他们和家里的关系都没有缓和。

  为什么会想着要登记结婚?“我俩在一块好几年,她的身体始终不恢复。领证主要是为了让她心里能踏实点,毕竟那个时候我俩什么关系都没有,我要真不管她了,她也没招。”张明荣从来没想过退缩,“要退缩我就没必要去领那个证了,我随时都可以走。”

  “前期的时候,什么生活、希望啥的,我俩不想这些东西,以后的生活啥样也不琢磨,明天会怎么样我们也不想,就是活一天算一天。”张明荣说,直到有了孩子之后,他们的想法才真正转变。“我俩倒无所谓,但是有孩子了,不能让孩子跟着受罪。”

张明荣和妻子在询问儿子的学习情况

  孩子出生之后,张明荣开始摆摊卖小吃。“白天在家照顾孩子,准备材料,下午4、5点钟出摊,晚上12点就回来了。”

  张明荣坦言,这些年,他干过很多小买卖。“干过装卸工,干过工地,摆摊卖过鱿鱼、卖过烤面筋、卖过炸串、卖过炒饼、卖过水果、卖过蔬菜、卖过衣服,干过快递,送过外卖,开过羊汤馆,前前后后十几种。”

  虽然干了这么多,但是张明荣并没有挣到钱。

  “别人说送快递月入过万,我就去送快递。送了俩月,也就挣了个吃喝钱。后来送外卖,那玩意谁玩命谁挣的多。别人一天送三四十单,我一天送六七十单。早晨5点就出门了,中午回来做点饭,一直要到晚上12点,一个月能挣六七千。不小心碰了个人,赔了好几千,就不干了。”

  后来,东拼西凑借了几万块钱,张明荣开了个羊汤馆,每天早晨4点去市场买材料,一直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但是因为地址没选好,虽然刚开业的时候人很多,没过两个月就又赔得干干净净。张明荣只好又去摆摊,卖起了酸辣粉。

  “我死都不怕,我还怕啥”

  “等到有一天你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啥滋味了,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干那些活有时候都累哭了,死都不知道想过多少回。”张明荣至今还记得,他儿子出生前,身上只有5000块钱,就想着多挣点钱给儿子用。“本来想做点小生意多挣点钱,没想到点背全赔了。”

  “家里唯一的5000块钱没了,我媳妇儿马上就生孩子。走投无路了,生孩子这可咋整,去哪挣钱去。还好工地的老板和工友给我凑了凑,才有钱生孩子。”类似的情况,那些年数不胜数。

  后来真挺不住了,张明荣选择了自杀,但是被抢救了过来。“当时就想,我死了不就行了,结果没死了,给救回来了。”

  死过一回之后,张明荣彻底发生了改变。“死的滋味太吓人,没经历过不知道。我被抢救了七天七夜,期间休克了无数次。后来我就想,我死都不怕我还怕啥。”从那之后,张明荣再也没寻思过别的。

  同一年,张明荣带着老婆孩子从青岛到了东营。

  “青岛消费太高了,待不起,交完房租以后,吃喝省着花都不够。”到了东营之后,张明荣开始摆摊卖鱿鱼。“当时想着干个大摊,但是没干起来,后来开始卖老婆饼、卖衣服。”

  慢慢的,攒了一点钱以后,张明荣就开始在微信上卖一些小吃,后来又干网店、带货。“现在我们主要是在网上卖一些卤货,顺便再卖点小零食。因为出去上班不方便,有孩子,她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这样最起码不管挣多挣少,我能守着她。”

  “别的女人有的,我家媳妇必须得有”

  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轨,但是张明荣一直觉得对孔艳有所亏欠。所以,2017年,张明荣暗暗做了一个决定,他要背着孔艳去爬泰山看日出。

  因为谈恋爱时孔艳曾经说过,想去爬泰山,但是还没成行就摔伤了腿。“那个时候年龄很小,曾经说过以后想去爬泰山。等我儿子三周岁的时候,他就说我们爬泰山去吧,去看日出,我背着你去,当时觉得挺感动的。”孔艳当时也不相信能爬到山顶。

  “提前锻炼了好几个月,天天背着我儿子做俯卧撑。其实别的也不用锻炼,因为那时候送外卖,天天跑。”张明荣说。

  2017年的二月十二,张明荣和孔艳第一次来到了泰山脚下。

  “第一年去,也没经验,我就买了一双布鞋,准备了一点吃的,还有一个床单,背她的时候扎在身上,其余的啥也没准备。咱也不知道泰山究竟有多高,也没去过。”

  虽然干惯了体力活,但是背着一个人爬山的难度,仍然超出了张明荣的想象。

2017年第一次背着妻子爬泰山

  “前面没有栏杆,到了十八盘以后才有栏杆。其余地方都是抓着石头缝,真累的时候或者陡的地方,就一只手抓着石头缝,一只手扶着台阶。基本上爬个二十来米,我就得把她放到台阶上喘口气,多的时候休息三五分钟,短的时候不到一分钟。”

  虽然非常艰难,张明荣仍然背着孔艳爬到了泰山山顶,用了12个半小时的时间。

  爬到山顶后,张明荣喊了声“泰山我来了”,然后眼泪就流下来了。“就把这些年的憋屈和经历,默默在心里说了一遍,不都说玉皇顶是离天最近的地方吗。”

  此后,张明荣又连续背着孔艳爬了两次泰山。分别是2019年的2月18日和2020年的大年初一。两次都爬到了山顶,看到了日出。“你问我怎么爬上去的,我也不知道,爬完之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爬上去的。反正就是心里有那么一个想法,不管怎么着我都得爬上去。”

  这几年的时间,张明荣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他们第二个孩子出生。2018年,孔艳恢复得越来越好,用助行器可以走一段路了。“真正开始翻身算是在2018年,她不用再做康复了,花销少了很大一部分。”

  “我媳妇现在做饭、洗衣服啥的都能做,除了不能接送孩子,正常女人能做的她都能做。”和丈母娘家的关系也开始慢慢缓和了,“我丈母娘老丈人现在对我很好,一天给我打好几个电话。”

  2020年,两个人又举办了迟来的婚礼,拍了婚纱照。

  “女人,肯定都想穿一次婚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婚礼。就算她再怎么说不需要,她打心眼里都是想要的。尤其是我们,从刚开始处对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支持,到两个人一直走到现在。虽然早就领了结婚证,但是什么形式都没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结婚了。”张明荣说,正好去年也没什么事,他就和朋友一块给孔艳补了一个婚礼。“别的女人有的,我家媳妇必须得有,不比她们少点啥。”

  婚礼从开始筹备到最后一共花了5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张明荣自己偷偷进行的,等到都弄得差不多了才告诉了孔艳。

2020年张明荣和妻子补拍了婚纱照

  “我活着她绝对遭不了罪”

  张明荣说,爬泰山对他有特殊的意义。“我俩这些年遇到过很多困难,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泰山那么高我都爬上去了,我还怕啥。”

  其实,张明荣曾经也抱怨过。

  “抱怨老天对我不公平,才二十来岁,就让我遭遇了别人一辈子都遭遇不了的东西。也恨过,反正那时候就是恨天恨地恨空气。”后来年纪大了,张明荣也逐渐想明白了。“整天哭,以泪洗面有用吗?生活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高高兴兴过一天和愁眉苦脸过一天是一样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头一耷拉,该干啥干啥就行了。”

  每当熬不下去的时候,张明荣就告诉自己,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努力一把,万一翻身了呢。“俗话说,老天爷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开一扇窗。老天爷把我所有的门窗都关上了,我愣是自己凿开了一扇窗户。现在好了,门有了,窗户也有了。过日子,你就得有个奔头,有个目标。”

  “这些年别人的冷嘲热讽,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也让我更加坚强了。但要是让我再重新走这十来年的路,我是不敢再走了。”张明荣说,他也曾经想过,自已死了之后孔艳怎么办。

  “我希望我媳妇能走在我前面,我怕我走了之后没人照顾她。我活着她绝对遭不了罪,谁都不敢说她。曾经有一次我爸把我媳妇说哭了,我就和我爸吵了一架。”

  对于爱情,张明荣想得很简单。“爱情,就是两个人过日子相互体谅一点,多为对方着想,日子其实也没那么难。”

  对于生活,张明荣觉得现在的日子比以前要好得多了。“不能说大富大贵吧,反正你想吃啥我就给你买啥,你要穿什么衣服,太好的买不了,百八十块钱的甚至两三百块的都能给你买。再也不用为了吃喝穿去发愁了,条件比以前是好多了。”

  对于未来,张明荣想着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们这些年不知道搬了多少次家了,人家不租了,你就得无条件搬走。我们现在就一直属于是那种四处飘荡的人家,有了自己的房子谁也攆不了你。”

  “我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够吃够喝,老婆孩子有个家、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如果我媳妇能康复,那我啥要求没有。”张明荣说,过去十几年走过路,所有的磨难都被他们踩在脚下了,以后的日子肯定越过越好。“我就经常和我媳妇说,我好好努力,说不定这辈子还能让她住上别墅、坐上奔驰宝马呢。那玩意谁说的准呢,我才30来岁,还得活好几十年呢。”

责任编辑:于琳琳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