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小伙28岁当博导,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咋养的

2017-09-13 20:25:00 来源: 齐鲁晚报 作者:

  刚参加工作就担任名校教授、博士生导师。在一些人看来,1989年出生的莱阳小伙宫勇吉直接走向了人生巅峰。那么,他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成就?

  “把自己当下手里面的事情踏踏实实努力做好”“教授和博导只是一个名号”,宫勇吉说,自己现在压力蛮大,之前做的工作也只能代表过去,希望自己能在国内的环境中安静工作,取得实绩。

  小学没毕业看完姐姐中学化学书

  1989年2月23日,宫勇吉出生于莱阳龙旺庄街道东祝家庙村。这个只有28岁的小伙子,在别人还在读博的年纪,已经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博导。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神童”?

  “一路走来,从保送上北大,出国深造,归国任教,个人也没什么秘诀,从小也并没有一个什么长远和明确的目标,但是一直都对自己做的事情保持专注,把自己当下手里面的事情踏踏实实努力做好,一步一个脚印最重要。”对于取得的成绩,宫勇吉这样总结。

  他从小就对化学有着浓厚的兴趣,经常用自己身边随处可见的材料设计完成一些小实验,小学还没毕业就研究完了姐姐中学的化学课本。

  “不光是对化学感兴趣,上学的时候,各个学科学的都不错。”宫勇吉的父亲宫军说,“在学习上,我们都没有怎么操过心,都是他一步一步刻苦努力过来的。”

  “在农村,当时那个年代,对学习方面抓得不是那么紧。”宫军说,“当时就想,孩子好好上学,上到什么地步,我们使劲供他到什么地步,学习上全靠个人兴趣和自觉,另外,父母当时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忙,当时也没有什么辅导班。上学的时候学到晚上十一二点都是常事,上大学期间暑假都几乎不回家,都在学校里学习,寒假过年也就回家一个星期就回校了。”

  宫勇吉在小学初中期间学习好,家里的墙壁上也和大多数学习好的孩子一样,奖状贴了一墙,但没有特别突出,“在学习上,要特别感谢他高中的班主任,王梯延老师,是王老师发现了他,指导他一步步参加化学竞赛,后来上了北大。”宫军说,可以说王老师是他的伯乐。

  宫军说,当初出国以及回国,都跟王老师沟通过。整体上,他还是感觉在国内发展空间更大,去年结婚后,今年5月份就决定回国任教。儿媳妇现在也在北京,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

  入职北航,获得300万启动经费

  “回国的决定其实在出国之前,我们就沟通过,当时就已经基本确定将来还是要回来建设国家的。”宫勇吉高中化学老师王梯延说。

  2006年,就读于莱阳一中的宫勇吉在全国化学奥赛中拿下山东赛区第一名;2007年3月,宫勇吉入选化学奥赛国家队;同年宫勇吉从莱阳一中毕业,保送北大。在莱阳一中,宫勇吉一直都是“风云人物”,被数届学弟学妹当成榜样。

  “当时他上高三,下学期收到了北大录取通知书,没有参加高考。”时任宫勇吉化学老师的王梯延告诉记者,“他的成绩不能简单以聪明来形容,更重要是的他学习的刻苦和用功,以及专注。”

  宫勇吉和王梯延老师关系很好,当年就是王梯延指导宫勇吉参加全国化学竞赛获得金牌。现在在烟台二中担任教科室副主任的王梯延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他在大学的时候也十分刻苦,大三的时候每天早上7点就开始学习,一直到晚上12点,每天行程就是宿舍—教室/实验室—宿舍。”

  大学期间的刻苦努力使得宫勇吉在大学毕业后,成功申请到美国莱斯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攻读期间没有花过家里一分钱。

  最近5年,他在材料学相关领域以第一作者、并列一作或通讯作者发表顶级期刊20篇,包括nature materials、 nature communications、Advanced materials、Nano letters等。此外以共同作者的身份发表论文60篇左右,还申请了2项美国专利。

  今年5月,他入选第13批国家“千人计划”青年项目。回国后,起初他可以选择的机会很多,北大、清华都曾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他最终通过申请“千人计划”选择了能为其创造更好实验条件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进入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及复合材料系工作,研究方向包括新型二位材料的合成及其光电表征、二维异质结构的设计及合成、传统催化及电催化、新能源材料锂电池。

  据悉,宫勇吉入职北航后,获得了300万元的科研启动经费。目前,宫勇吉教授课题组正在招聘卓越百人博士后,组建团队。

  希望能安静工作,用成绩为家乡争光

  记者表达想采访宫勇吉的想法后,宫军和王梯延都表示他刚回国,比较低调。后来,记者辗转多次,通过邮件与宫勇吉取得联系。

  意外走红,对不少人来说可能是一件乐事,但对宫勇吉来说,却是另一番天地。

  宫勇吉说,“那一次偶然的交谈,被写成了报道,后来意外就传播开来,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归国人才济济,竞争激烈,我们圈内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在美国读完博士就可以当助理教授、带博士,而在国内一般正教授才能当博导,进行独立研究。“因此,教授和博导只是一个名号,真的没什么,就是一份工作。”宫勇吉说。

  学术界大多认为,学者的学术创新能力在30至40岁时期最强,从这个角度,“千人计划”也是给青年学者一个机会,让他们有进行独立研究的机会,自己带团队。

  他认为,之前做的工作也只能代表过去,希望自己能在国内这个环境取得不错的成绩。

  据了解,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宫勇吉并非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导,比如在他之前,就有1989年7月出生的刘知琪通过第十二批“千人计划”入职北航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比刘知琪,1989年2月出生的宫勇吉,初来乍到,在科研项目、招生信息和学生信息都是空白,团队也是空白。

  “现在每天都是拼的感觉,这几天都在开会,回来这段时间特别忙,从团队组建,仪器设备采购,实验室的搭建……方方面面事情很多。”宫勇吉说。

  最后,宫勇吉表示,希望通过咱们媒体这里呼吁一下,大家看看热闹就过去吧,“让我安安静静地开始工作,希望以后取得更好的成绩,才能真的为家乡争光。”

  相关链接

  压力很大,“回国时起点比较高,但大家都看着呢”

  “别人看来可能是人生巅峰,但作为真正的科研人员来说,压力是非常大的。”中南大学从事医学基础研究的一位1987年出生的科研人员(博士)告诉记者,“国内和国外不同,在国外可能会发几篇比较好的文章,但那是在‘老板’的平台上做的工作,一旦离开这个平台就有困难了。”

  上述科研人员说,自己认识的好多通过“千人计划”回来成为年轻教授、博导的同行,压力很大,回来时起点比较高,但大家都看着呢。“现在看很光鲜,但五年后再看看,如果做不出成绩,结果就很尴尬。”其实一线科研人员很辛苦,每天都是在拼的状态,自己的单位,无论年轻还是资深教授,每天早上8点前都会准时到岗,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也是常有的事。现在晚上在家能看个电视都感觉很奢侈。

 

初审编辑:魏鹏

责任编辑:毛德勋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