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维度|南山管委会撂下啥狠话 让野别墅都颤抖了

2017-05-19 19:29:11 来源: 齐鲁壹点 作者:

  “不要问南山的违建有多少,要看有多少不是违建。”对济南南山的违建,坊间有此戏言。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南部山区的违建数量之大。

  今年1月8日,济南市依法整治违法违章建设领导小组发出 “1号文件”——关于印发《2017年度“拆违拆临”行动任务计划》和《全市“拆违拆临”行动第一期拆除任务计划》以来,济南进入了给城市“洗脸”的浩浩荡荡拆违大潮中。

  在前期的拆违工作中,相比于市区的拆违报道,南部山区的拆违成果很少见诸报端。虽然南山的违法建筑体量大,从公布的拆违任务上来看,南部山区在7区3县中并不显眼。从报道上来看,南部山区一期只有21处拆违,共6130平方米,二期济南全市总计6753处违法建设台账中,其中只有313处位于南山管委会辖区内。

  内部人士曾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透露,前期被拆除的违建多数是相对容易处理的违建,随着拆违逐渐深入,剩下的越来越难拆,其中牵扯到的利益群体也越来越复杂。

  这样的情况在济南南部山区尤为明显,南部山区违法建设存量多、体量大,拆违拆临难度本来就大。“刚开始有不少人都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就是一阵风,做做样子就过去了。”

  相比于市区,南部山区的“拆违压力”还有其独特性。“城区的街道办书记,拆的是城市居民的房子,或公家的房子,而南部山区90%的干部都出身于本地,他们要拆的,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亲兄弟亲姐妹、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房子,这种亲情的压力,城里人是无法体会到的。”南山管委会主任王道忠说。

  并且,能在南部山区盖野别墅的人,大多非贵即富,和村里的某些人交织在一起,有的是买了老百姓的宅基地,有的支部书记悄悄给划了临迁地或四荒地,打着签50年、签70年的幌子盖别墅。

  所有这些无疑都给南部山区拆违增加了不少困难。在前一阶段的工作中,如果有些畏手畏脚,也不难理解。

  但拆违是济南市政府下定决心要做的一件大事! 3月23日,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到南部山区调研时指出,南部山区是济南的水塔、绿肺和后花园。要确保公平公正公开,顶住各方压力,继续开展好拆违拆临工作,使南部山区的绿水青山真正成为金山银山。

  王文涛强调:“水源地周边的建设,违法违章的只有死路一条,合法的要给新出路,实现转型。”“市委、市政府是你们的坚强后盾。”

  此后,南部山区的拆违工作像是吃了定心丸,工作干起来可是“动了真格”。

  4月6日,联合历城区环保局、城管执法局、国土局等部门,出动100多人和5台大型机械设备,对西营镇的3处依山傍水的非法搅拌站依法关停并进行拆除,总拆除面积达12000平。

  4月11日,西营镇联合南山管委会国土、派出所、供电、执法、交通等部门,出动执法人员、安保人员等150余人次,动用3台机械设备,对葫芦峪水库库区周边22家农家乐进行集中助拆,总拆除面积达16000平米。

  4月18日,南部山区黄巢水库旁,柳埠街道组织国土、执法、公安、机关干部近200人,对黄巢水库周边临水农家乐进行强制拆除,当天共拆除黄巢水库周边8家农家乐经营业户,拆除面积20000平方米。

  4月19日,卧虎山水库大坝下游、玉符河沿线村庄旁曾是济南著名垂钓胜地的鱼塘农家乐聚集地,经排查有67户村民11.8万平违建,大量钢结构违建被拆。

  令济南市民印象最深的要数,5月11日,济南终于向“后花园”中的违建别墅开刀。当日济南出动近700人开始拆除位于南山管委会西营镇大南营村青龙峪片区内的42套违建别墅。

  “本次拆除打响了南部山区拆违工作的第一枪。”西营镇副镇长龚志国表示,尽快拆违工作遇到了一些困难,但非常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是济南首次拆除南部山区违建别墅,也是南部山区拆违真正开始啃到“硬骨头”,也是向违建表明态度。

  5月17日,南部山区管委会召开“双拆双创”工作会议,会上王道忠说,南山的拆违现在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不分一期、二期、三期,而是长期的、艰巨的任务。“拆违拆临如果能把办事处、村里的工作做好,最后引爆,漫山遍野的别墅就会变成漫山遍野的拆迁队伍。”

  两天后,拆迁队伍再拆门牙景区上游的17家农家乐。

  对济南市民来说,济南南部山区漫山遍野的别墅不是住处,而是歪风邪气给南山造成的生态破坏和社会的不公正、不公平。

  若南山漫山遍野都是拆迁队伍,那就是市民要的公平、正义。

  毕竟,南部山区是济南的后花园,不是济南“某些人”的后花园。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记者 唐园园)

  编辑 邱幸福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